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19章 +新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高原两口子日子过的安稳,国内却发生了一件不大又不小的事情,归国支援祖国建设的华侨高铎庸先生所成立的高氏集团,被其养子私挪公款一亿两千万,其中包含国家刚特批给他们的企业扶持贷款七千多万。

    在万元户还不算普遍的现在,一个亿是多少很多人都没有概念!可以说,在提倡改革开放招商引资开始,高氏集团是最受国家重视的私有产业。

    现在内部出了这么大的事,集团的信誉岌岌可危,怪不得他们那么久都没音信,恐怕现在已经焦头烂额了吧。

    “没想到出了这么大的事!你不用问一问么?”看了报纸的报道后,田恬都替他们愁得慌,估计家底都被人卷走了吧!这么多钱,还不都是自己的,该拿什么还啊!

    也因为这个例子,后来不管谁劝说田恬把公司上市,田恬就是不为所动。公司是自己的,挣了也就挣了,赔了大不了不干了,融资后那就等于没挣钱先负债啊。

    高原正给他闺女做按摩呢,这是跟田恬学的,她说这样能刺激孩子的生长细胞,让宝宝更聪明更健康。凡是对他闺女有好处的事,高原都是不遗余力,每天一按,坚持不懈。

    “有什么可问的!我和他们现在的关系,关于钱的事,谁主动了谁就落了下乘了。钱是好东西,但也要拿的漂亮才不咬手!我那对亲生爹妈可不是什么省油的灯,这其中没准有什么猫腻呢,躲都来不及,还往前凑那不是傻么。”

    实在人田恬表示不懂他们这些聪明人的脑回路,既然高原说不用管,她也乐得不操那份心。

    不过这件事的后续,确实挺神发展的,简直就是建国以来最大的一桩豪门秘史。

    高氏集团养子,伙同亲生父亲,窃取集团巨额资金。事成之后,这个养子却被他的亲生父亲和异母哥哥给害死了,俩人在要偷渡出境的时候被抓获。

    原来最早的时候,高氏集团当家人高铎庸有一个亲生儿子,但在出国之前走散了。后来高铎庸的堂弟知道了这件事,正好他有个年龄相当又和侄子长得有几分像的私生子,就借着找孩子的由头玩了一出狸猫换太子。

    这么多年过去了,眼看着高家偌大的家财都要成他们父子的囊中之物,没想到冒牌儿子的事却被识破了。俩人干脆就商量,趁着集团初回国发展的不稳定时期,一不做二不休,直接卷了钱就跑了。

    可这个堂弟还有个婚生子的儿子,他自然更向着这个孩子,最后因为分赃不均,养子被同父异母的大哥给一刀刺死了。而被抓回来的堂弟父子,也因为盗窃巨额钱财和杀人,被判了死刑。

    公司的钱被追了回来,除了虚惊一场,并没有其他的损失。但是高铎庸两口子,却被大众所同情他们遇人不淑,养虎为患。

    高原‘嗤’笑了一声后,合上了报纸,说道:“我就说他们没那么简单吧!身为国民军最早期的高级谍报人员,明知道养了十多年的孩子是冒牌货,不止不防备,还调动出大量的现金!说没猫腻谁信啊!”

    “那就怪不得你心眼子多的跟筛子眼儿似的了,原来是家传渊源啊!我们小铃铛可别像他们,天天没事儿就琢磨人,活着多累!”

    老人们讲究小孩子取贱名,说是好养活,我们高家的小公主就取了名字最后一个只的谐音字,叫了小铃铛。

    小铃铛好啊,铜做的铁做的,结结实实还叮铃作响,一听就是健康的。

    田恬的这种想法,高原也赞同,女孩子嘛,每天像她妈妈一样漂漂亮亮的开开心心的,做点自己喜欢的事就好。

    可是孩子这东西,不是你想让她怎么长她就怎么长的,要不人们为什么总是说事与愿违呢。虽然高原给她们娘俩撑起一片无忧无虑的天空,但遗传这东西太强大了,生为高家人,心眼儿天生就比别人多二两。

    出了月子后,田恬又着手研发新项目,自从智能卡片的成功推出,也有好多人才慧眼识英雄,加入到田恬的研发团队。吃水不忘挖井人,首大计算机系的学生如果想来实习,田恬也不会藏着掖着。一来二去,田恬公司就和首大形成了一个互帮互助的默契,这些高科技的产品,有这些走在时尚前沿的大学生做坚强的后盾,田恬公司发展的可说为迅速。

    高原也因为和父母的相认,说服他们将制造厂建在了x市,成功为x市招商引资,每年创税收近亿元。

    这一下就让高原连跳三级,直接越过张凤革,升职为省部副职干部,就任省宣传部副部长。

    之前就说过,宣传部是个很魔性的部门,但凡到这里的,都是以后有大前途的人。

    杨琴依旧在省纪委工作,不过现在已经是一把手了,坐在这样的职位上,虽然官不是最大的,但却如同手握尚方宝剑,实权是非常大的。

    老同学调上来,肯定要聚一下的,高原到哪,都是拖家带口,恐怕别人不知道他已经娶妻生子了一样。

    小铃铛刚过三周岁的生日,正是最可爱的时候,杨琴非常喜欢她,但头一次见面又没什么拿得出手可送的。想一想,就从口袋里拽出一直钢笔,给了她。

    这个钢笔其中的故事,田恬也是略知一二的!当年杨琴刚到省纪检部门,就负责调查一个官二代。说是利用其父亲的名义,倒买倒卖国家违禁物品,杨琴这人眼里不容沙子,当然不会手下留情。人家被断了财路,怎么可能轻饶了她,直接把她腿打骨折送医院了。

    也是在这个医院里,杨琴遇到了她今生知己,俩人相处了两年,正准备谈婚论嫁,杨琴就又对上了一个硬茬子。男人承受不住对方的威胁,就远走他乡了,唯一给杨琴留下的,就是这支钢笔了。

    “小铃铛!不能随便要别人的东西,快把钢笔还给琴阿姨!”田恬对女儿说道。

    小铃铛非常听话的,乖乖的用小旁手捧着钢笔要还给杨琴,说:“琴阿姨,妈妈不让我随便要别人的东西!”

    “小铃铛乖啊!这是阿姨送给你的,不是送给你妈妈的,你就拿着吧!”

    作为一个人民公仆,杨琴是成功的,她清正廉明忧国忧民,将自己的所有都奉献给了工作。但作为一个女人,看到同龄人都成家立业嫁人生子,怎么可能不心生感慨呢。

    小铃铛听杨琴这么说,就回头看了眼妈妈,见田恬摇头,她就把钢笔往杨琴手里一塞,转头就跑她爸爸那边去了。这小丫头别看不大,但是猴儿精,这么轻易就把东西还回去,还不是因为不喜欢。如果是她喜欢的东西,她肯定就会说,长者赐不敢辞!

    看着手里的钢笔和跑走的孩子,杨琴感慨的说:“唉,我也没什么拿的出手的好东西,你就让孩子收下吧,也是我这个当大姨的一片心意。”

    田恬道:“不论贵重,这钢笔对你的意义不一样,你怎么能给别人!”

    杨琴摩挲了一下钢笔,轻轻叹了口气,说:“以前的这些同学还是朋友,也只剩下你和老高,会跟我谈‘意义’了。我知道他们都在背后说我不近人情、没人性,但我和他们讲关系,那谁又来对人民负责任呢。”

    如果说没来这里以前,谁要说有人大公无私,田恬绝对会嗤之以鼻,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全世界也不过就一个活雷锋么。但真正认识到这样的人之后,就只剩下敬佩了,因为你亲眼看到他们为了那些连自己名字都不知道的人,放弃了许多应该得到的东西。亲情、爱情、友情、家庭甚至生命。

    “琴姐一直是我和高原敬重的人!”

    但这样的英雄,真的只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因为她真是谁的面子都不给,只要犯到她手里,就算是天王老子也会叼你块肉下来。

    杨琴,笑着摆摆手,说:“行了,你也别给我带高帽子了,还是继续跟我做朋友吧,不然我真的是孑然一身啊!”

    没家人、没亲人、没爱人,加上心志坚定手段雷霆,也怪不得她能坐稳纪检的头一把交椅。

    “对了,张凤革,你们应该很熟吧?”杨琴又问道。

    “熟啊!原先是我插队那个兵团的大队书记,后来都在x市工作,因为这层关系的缘故,我们两家处的都挺不错。”田恬说道。

    在杨琴说出张凤革名字的那一刹那,高原就知道要坏菜,被她惦记上,无异于阎王点名了。

    --------

    杨琴又和高原说了说省城的人际关系,这里虽然也派系林立,但之间的关系还算混合。就算高原初来乍到,应该也不会受到什么排挤,而且她还有隐晦的提了一嘴,只要不是原则的问题,她也不会置之不理,完全就是伸出大腿让你抱的架势。高原一向擅长顺杆爬,也不客气的问了几个他吃不准的地方,有些话虽然不好说,但刚说出去的话,杨琴也不能转头就打自己的脸,只好把这些隐秘的事情透漏一些给他知道。

    中途高原去了趟厕所,其实是去结账,今天是杨琴主动请他们吃的饭,别看他们这么多年的关系,但高原从来没说请她吃点饭或者送点礼。不是不想,而是真不敢,这么一个油盐不进的老娘们,就算是正常的人情往份,她也可能干出给你安个行贿受贿罪名的事来。

    但她一直和田恬关系处的不错,这么多年了,田恬的大事小情她都会到场。田恬从来都是对事不对人,也不看重身外之物,包括功名利禄,她交下的那几个朋友都是交心的。

    高原结完账回来,打算在门口抽根烟,因为门没管严,隐约能听见里面俩人说话。仔细听俩人又聊起张凤革,杨琴在一旁偶尔说几句,田恬就傻乎乎的把知道的都往出说。高原忍不住一头黑线,对于田恬辞职的事,再一次点赞。这丫头就适合搞科研,实在是不适合和人打交道,跟谁好就什么都不藏着也不掖着,叫人卖了还帮人数钱呢。

    “哦,这么说他还挺有能力?!”好些话吧,杨琴不愿意问高原那个太过精明的人,因为她知道就算问了,也不一定能得到正确的答案。但她也低估了田恬,她虽然实心眼,但却不缺心眼。就算缺,这么多年守着那个心眼多的跟筛子眼一样的高原,学也学出来了。

    “是的,当初在兵团的时候,十多个大队,我们大队都是拔尖的。在x市,他也有不少功绩,老百姓挺信服他的。”

    “那他人品怎么样!”

    之前田恬一边帮女儿夹菜,一边和杨琴说话,她回答的问题,基本都是下意识的心里话。杨琴自然也能看出,所以渐渐的她就开始问出自己想知道的问题。

    田恬人是实在,但是不傻,从来没有交集的两个人,突然这么关心,那不是坏事就是好事,反正指定是有事就对了。

    之前的那些倒都好说,张凤革确实挺为人民办实事的,如果不是知道他那些烂眼睛的事,这样人其实就能被称为好人。

    “这个么,我和他接触不太多,就是和他们家嫂子比较要好,要说人品的话,应该可以吧!x市是咱们省第一个建起民营养老院和孤儿院的模范城市,这都是他反复和企业家们沟通,一力促成的。”

    刚才田恬一瞬间的...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