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15章 ➕;新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田家还是很好找的,一进荷花路,就隐约能看到里面那栋最高的琉璃屋顶。但是车停下后,夫妻俩却谁都没下车,车室一时寂静无比。

    “一会儿,见到那个孩子,我们要说什么?”阮书翎问道。

    当年高原走丢,不乏她照顾不周,自己的孩子本该亲力亲为的,却因为觉得孩子够聪明,就忘了他才是个五岁孩子的事实,这完全是她一个做母亲的失职所造成的。

    “我也不知道。”高铎庸心里比阮书翎更愧疚。

    当初家里在国外安顿下来后,他就开始联系国内找孩子,就在离他们老家不远的小村子里,有个病死的流浪孩子。当然村民见他可怜,就把他埋了,等他偷偷赶回国内挖开坟茔时,孩子已经面目全非了!但是从残破的衣物可以看出,就是当初高原走失的时候穿的那一件。

    他就算不想承认,可事实就摆在眼前,他忍着悲痛把孩子火化,埋进了高家的祖坟。但对着家人,他一直说没有消息,直到国内形式好转,和国内的亲戚联系上后,阮书翎请他们帮忙找找孩子。

    没想到过了不久,他的表弟还真有消息了,看着那个和他有几分像的孩子,又知道些家里情况,他就潜意识的不想去验证这个孩子的真实性。比起一坛冰冷的骨灰,当然是这个活生生的孩子更能安慰人心,为了家人,所以他选择了沉默。

    如今知道亲生儿子可能还活着,他就特别痛恨自己当初的懦弱,如果他坚持寻找,也许也不会一家分离二十年。他甚至不敢去想象,这二十年来,孩子在外面过的都是什么日子。

    正当俩人踌躇的时候,田家的大门开了,高原把他的二八大架子从小腿高的门槛里搬出来,回头又把大门关好。他从兜里掏出张纸,里面都是田恬想吃的东西的明细,他心里计划了一下路线,刚要蹬车离开,就听见有人叫他。

    “高原!”

    他回头看,见是阮书翎俩人,心里就明白他们是来做什么的了,他道:“这里说话不方便,前面有间茶室,我们那里说吧。”说完,他蹬车就先离开了。

    阮书翎见他走就想跟着他走,高铎庸示意她上车,刚才来的路上他看了一眼,那间茶室在荷花路的头上,离着这里不算近。

    等他们到茶室的时候,高原已经先到一步在包厢里等他们了,这时服务员送来茶点,高原说:“我按照记忆点了几样你们爱吃的东西,也不知道现在是不是还合你们的口味了,不喜欢的话你们再点一些吧。”

    高原说这些,也是给他们透点底细,他可没功夫跟他们玩什么验明正身的把戏。

    夫妻俩一看,可不就是以前家里最常吃的那几种,但到了国外后,就多少年都不吃了。如果说这是谁的阴谋,那就得是从二十年前就开始打算,他们自认还没重要到那个地步。所以真相就只有一个,这个高原,真的就是他们那时走丢了的儿子。

    “你还。。认识我们?”高铎庸小心翼翼的问道。

    “你叫高铎庸,xx年腊月二十四生人,这位女士叫阮书翎,和你是同年同月同日出生,你们是在xx酒店举办生日宴会的时候相识的。你的左腰上应该有一处枪伤,是德国xx手-枪近身造成的穿透性伤疤,阮女士左后脑勺缺一撮头发,至于为什么少一绺头发,我也不知道,但好像我每问一次,高先生当天就要去睡书房。”

    阮书翎是常年盘发的,在外表看来,是没有任何异常的,但是她自己和高铎庸都知道,她的头发确实是少一撮。因为她特别在意自己的仪态,所以除非是回卧室,她是从来不会散发的,除了他们一家三口,这件事连她的父母和公婆都不知道。。。因为这个头发没的很不光彩,是和情敌起纠纷时被拽掉的,要不每回提起这事,高铎庸都会被殃及池鱼呢。

    高铎庸的枪伤和她的情况也差不多,他是老派的绅士,思想比较保守,不会做出什么衣冠不整露出疤痕让人看到的事情。很多人倒是知道他受过枪伤,但绝对不会这么清楚。而他受伤的时候,正是他们举家搬迁的前一个月,那时候儿子总是担心的守在他的床前,大人们说话也多少听到了一些。也正因为他受伤,家里人的注意力都在他的身上,这才疏忽了孩子。

    “那天,你是认出我来了么?”阮书翎问道。

    高原点头,说:“是的,您没什么太大的变化。”

    “那为什么不和我相认呢?”

    高原笑笑,没说话,低头喝茶。阮书翎想起那天说的话,一脸颓然的缩回了椅子上,是啊,她说她有儿子的。

    “对不起。”她喃喃的说道,为当时的疏忽大意,也为了他这二十年漂泊在外。

    高原说:“不必和我道歉,我并不怨恨你们,反倒庆幸自己有这段经历,不然我也不能遇到我的爱人!我现在很幸福,所以不想去执着什么,如果你们现在的家庭也很和睦,我也不希望因为我而打破这份宁静。与其寻找我这个失踪二十年前的亲儿子,不如珍惜孝顺在眼前的,别寒了爱你们人的心。”

    高原什么时候这么大度这么善解人意了,这么阳春白雪,怎么看着跟做梦一样啊。

    对,高原那个一贯没针鼻大的心眼,怎么可能突然变得跟能者圣贤一样,会有那种大家好才是真的好的想法。他很了解人心,如果他闹一闹,或者要点补偿,他们的心里还会好过一些。可他偏偏反着来,只会让他们更内疚,更无地自容。

    他确实没存着认亲的心思,不管他们是有金山银山还是一二三,但不认不代表他能放得下,他就是想恶心恶心他们。

    如果他们一直在找他,高原也不至于这么生气,谁知道他们竟然找了个假的过得这么消停,就这么放过他们能对得起自己那些年吃的苦么。

    “这事,不怨你妈妈,是我当初找到了一个穿着你衣服死去的小孩儿,为了给自己一点希望,这才没怀疑后来亲戚送过来的那个孩子。你母亲心里一直是有疙瘩的,是我一直在劝她,因为怕她最后找到的真相,就是那个已经死亡的孩子。没想到,她的多疑反倒是正确的,而我自以为是的好心却犯了大错。”高铎庸忏悔一般的说道。

    “当初我找回家后已经人去楼空,那时候虽然年纪小,但也隐约知道你们为什么走。知道家里不安全,也就没敢多待,就跟着一拨要饭花子走了。我的衣服,那时候被他们其中一个抢走了,后来又冷又饿昏倒在了刘勇屯儿,被个好心人给捡了回去,就跟他们分开了。”

    “有好心人收养你么?那个好心人现在在哪,我们要当面的感谢他,谢谢他救了你。”现在阮书翎就迫切的想从各方面来补偿这个孩子。

    不过,现实却不给她这个机会,高原说:“我六岁那年他就死了,是靠村民这家给点那家要点长大的,如果你们要感谢有这个心的话,就帮屯子里的村民办点实事儿吧。”

    对刘勇屯儿的村民,他并不觉的自己受过谁的恩惠,但他惯于伪善,对着外人,就习惯性的做出着一副大度贤良的样子来。

    他越是正直善良,两口子就越是惭愧,国内这二十年是什么样的发展形势,他们简直是太了解了。一个孩子,能活着就已经很不容易了,还这么明理懂事,那得是经历了多少的磨砺啊。

    “阿原,你是我们的亲生骨肉,有生之年还能寻找到你,是我们的幸运。希望你能看在我们的家庭曾经那么幸福美满的份上,给我和你母亲一个机会,让...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