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 114 章+新章节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紧,但是阮书翎是不从参与公司的事的。也是那些年她做机要秘书的时候,经历太多的心惊胆颤了,所以她现在只是安心的做个贵妇人,见她来公司找自己,高铎庸还挺奇怪的。

    “老高,我今天碰见高原了!”

    ----------------------------

    “阿原不是在x国么。”高铎庸给她倒了杯水。

    阮书翎不知是激动还是紧张,身体都有些发颤,她喝了口水缓了缓后才郑重的说道:“不是那个阿原,是一个知道当初阿原走丢的所有细节的年轻男人!他说他叫高原,而且。。。长的也跟你年轻时候一样,不管是身形还是样貌,比阿原还像。。。”

    高铎庸停下整理资料的动作,一向不喜形于色的他,回过头看着她瞪大眼睛说道:“你说什么?!”

    “今天我带着珍妮去医院做产检,碰到了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他张嘴就叫出了我的名字。还问我,咱家家二十年前的九月十八号,是不是走丢过一个孩子。最主要他还知道,是你接了一个电话后,咱们家突然决定搬家的!

    老高!那天在书房的,除了老爷子,就咱们一家三口了!而这么多年,我们也对谁都没说过这件事情,只说是早就决定好的。”

    “你想说的是。。。。”

    “当初找到阿原的时候,我就觉得很不对劲!如果说受到惊吓忘了些以前的事情倒情有可原,可没呆没傻的孩子,智力上怎么会差那么多。要不是长的有些像,又能说出点以前家里的事,当初老太太又要闭眼,我怎么也不会就这么轻易把孩子领回来的!

    老高!自从见了那个小伙子,我这心里一直都不踏实,像有根线拴着一样,牵肠挂肚的。你说,这里是不是有什么隐情?”

    阮书翎就算坐在沙发上,也是坐如针毡一般,捂着心口眉头拧的死紧。高铎庸赶紧在她的手提包里拿出药丸喂她含上,并让她躺在沙发上休息一下,说:“有事慢慢说,你什么身体自己不清楚么!”

    阮书翎抓住他的手,又说:“老高,这次不能犹豫了,我们做一个亲子鉴定吧。如果真的是。。。。那我们的阿原,这些年在外面,过得又是什么日子呢。”

    说完,她就流下了眼泪!铁汉柔情,此时此刻别说做个鉴定让她安心了,就算是去摘天上的月亮,高铎庸也恨不得马上就去架梯子。

    要不怎么就有遗传两个字呢,长相遗传,疾病遗传,连疼老婆都是遗传的。

    一个月后,当夫妇二人拿着国外传回来的鉴定资料,眼泪都要下来了。

    相似率百分之三十五!也就是说,家里的高原和他们有血缘关系,却不可能是亲儿子。

    这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当初找到这个孩子的,就是他的堂弟。怪不得这孩子知道些家里的情况却又不都了解,怪不得这个孩子长的像性格却不像这个家的人,怪不得这个孩子跟他堂弟特别亲。

    其实以前这种种迹象就很明显了,只是老爷子这些年一直病歪歪的,又没有其他别的消息,大家都不敢也不想往这方面细想罢了。

    “老周!那天我在医院碰到的那个年轻人,才是我们的阿原!你快找人找关系,查查那天的就诊记录!”阮书翎此时的情绪有些癫狂,高铎庸怕她的心脏受不了,连忙安抚她并给她喂药。

    “你别激动别着急,我这就去查。”

    “不激动?不着急!我能不激动不着急么,自己的亲生孩子站到我面前我都没认出来,还养了十多年别人家的孩子!我还配当一个母亲么!”

    高铎庸也沉默了,事情发展到今天这个地步,也有他不作为的原因。他总是怕伤害老父亲和妻子,总是下意识的逃避,不然不至于今天才能真相大白。

    “你先回家休息,你这样,我怎么能放心去办事!”

    阮书翎虽然一分一秒也不想等,但她还知道轻重缓急,她整理了下头发拿起自己的小包,说道:“好,我回家等你消息!但是在我到家之前,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把家里那个女人给我弄走!我现在一看到她,就想起那个鸠占鹊巢的,今天早上还仗着肚子,管我要咱们老高家传媳不传子的那套首饰呢。别说现在知道她不是我的亲儿媳妇,就算她是,我也还没死呢,哪里轮得到她。以前为了儿子,我不爱跟她一般见识,现在她算哪跟葱!”

    高铎庸突然觉得头好痛,这些年她修身养性,还真让人忘了她不好惹的性子了,他非常有风度的笑着说:“事情发生的太突然,这阵子我虽然做了些补救,但三弟他们手里还是有些权力的。所以,暂时我们最好还是不要打草惊蛇!”

    “你那意思,得叫我忍着,继续供着她呗!”阮书翎冲着他一瞪眼。

    高铎庸也摆不出架子了,下意识就说:“夫人息怒!我不是这个意思!”

    “我不管你是什么意思,总是,我回家后就不想再见到她!”阮书翎也不多说,也扭身子就走了。阮书翎那可是正经的高官家庭出身,祖上就在朝廷当官,民国的时候又在政府谋职,只比当时的四大家族差点。这可是正经的千金大小姐,涵养有,脾气更有。

    她走后,高铎庸无奈的揉了揉太阳穴,但太座之命,又不敢不从。不得不说一嘴,好像*的体系里,怕老婆的军官特别的多。

    -----------------

    因为当初田恬和去检查时,是熟人领着去的,在医院还真没办什么手续,高铎庸不管怎么查都没查出什么有用的线索。阮书翎就急了,干脆每天去那个医院去坐着等。

    那天在厕所碰到的年轻女人,不出意外的话才是她真正的儿媳妇,听她说也是孕妇,看着又是个知识份子,肯定懂定期检查的,她就在这里守株待兔。可一想到自己那天帮着外人抢亲儿媳的厕所,她就恨不得抽自己两巴掌,这要是憋坏了可怎么办!

    老派的大小姐,要学习涉猎的东西很多,阮书翎自己就是琴棋书画、诗词歌赋、弓马骑射样样精通。她坐在医院等着的时候,就不停回忆着那天的事情,拿着笔凭记忆描绘儿子的肖像。

    她成天在妇产科大厅坐着,时间久了大夫护士都知道她在等人,

    高原认识那个人的老婆,就不经意看了眼画像,这才知道她找的是自己认识的人。

    “你认识画像里的人?!”

    “是的,他姓高,是下属市财政局的领导,和我爱人是一个对口单位的。那天来省里办事,顺便陪他爱人来检查,他爱人这一胎怀像有点不稳。我还记得他爱人怀的是个小姑娘,他还特别高兴,说就喜欢小女儿!”

    “是啊,是啊!他爸爸也喜欢女孩儿!当初生他的时候,脸都臭了好几天!错不了,错不了了,肯定就是我的阿原!”

    阮书翎又细问了几个情况,就拔腿就跑,那腿脚利索的,就像二十岁的大姑娘似的。总算得到高原的确切消息,夫妻俩一刻也等不得,带着信任的贴身助理,马上就往x市赶。

    一路上,阮书翎还忐忑的想着见到高原该说什么,可到地方一问后,高原今天请假了!问了住址后,俩人又到他们家,还是没敲开门。

    这时候的邻居,都跟一家人似的,敲邻居家的门就跟敲自己家门似得。

    “你们找谁啊?!”

    “麻烦问一下,这是高原家么?”

    “对!咋的,没敲开门么?”

    “是啊,我们从他单位过来的,单位也说没在。”

    “啊,那就准是回娘家去了,你上小田儿娘家去找找吧。”

    “那麻烦问下该怎么走啊。”

    “你就顺着荷花路一直往里走,最大的那栋宅子就是他们家了。”

    “谢谢同志!”

    折腾这一通,俩人的情绪也平静了许多,高铎庸说:“一会儿见面,把高原叫出来说话!不说是他媳妇儿这胎怀的有点不稳么,别你又哭又嚎的,再惊到她,万一真出什么事,可就是好事变坏事了。而且坐下啦好好谈谈,也方便把事弄清楚,不能再像那个一样稀里糊涂的了。”

    “那还能有错么,他说的都分毫不差。”

    “吉姆也能说!万一他也是听别人说的呢,或者是他见过真正的阿原。”自从知道家里的高原不是他们的儿子,他们也不再管他叫高原了,而是叫他的英文名字。

    “不,他跟吉姆给我的感觉不一样,他一定就是我们的阿原。”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