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 1 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哪怕不在同一个时空,仍旧按着那个特定的轨迹,周而复始着。

    平行空间,华夏民主共和国,1966年春。在反法西斯联合侵略彻底胜利的第8个年头,不安的动荡尚未彻底平息,华夏国内的纷乱,拉开了序幕。

    周末在清醒过来的那一瞬间,脑子里便涌入了两段不同的记忆。一段是属于周末的,二十世纪的大龄女青年,也叫剩女。既不是白骨精,又不是眼光太高,纯就是那种人家挑来挑去也挑不上眼,连跳楼大甩卖也处理不出去的超大龄极品剩女。干啥啥不行,吃啥啥没够,懒谗就不说了,关键还不奸滑,耍心眼都在脸面上,让人想装傻假装不知道都不行。

    另一段是属于田恬的,出身良好的天之娇女。爷爷是早期留过洋回来的儒商,奶奶是正儿八经的官家大小姐,父亲母亲皆毕业于京都大学,后又参加革命工作。其实从田恬的名字就可以看的出来,这本应该是个在幸福下成长,被宠爱所包围的孩子。可惜的是,她没有赶上好时代,出生在战火纷飞时,长在动乱的建国之初,现又赶上了国家内乱。

    是的,根据周末脑子里的记忆,现在正是类似于她重生前时空的□□时期,在华夏叫大清算。田家人稍有远见,清算开始时便知道保持低调,可实在是架不住有心人借着混乱打击报复。就在前几天田父田母都被关进了牛棚,进行革命思想再教育。红卫兵们知道了此事之后,也认为田家以前经商,本就是剥削阶级群众的帝国主义,正是该被反修的阶级敌人。

    红卫兵一行人冲进田家便开始又抢又砸,田恬看着人群中一大半的人都是曾经的同学、校友,自己以前也曾背着家人跟着他们到处去抄家,深知他们的到来这不仅仅是会家破而已,还会人亡。

    田恬全力阻止着红卫兵们的暴行,还被训斥说受到了资本主义的蛊毒,不如王燕同学高义觉悟大义灭亲,应该端正起革命态度,坚决推翻这种反动阶级。

    田恬知道王燕,王家的父母和自家父母关系不错,是八辈贫农出身。因为参加过战斗,工作出色才逐渐被提干的。可前阵子却被王燕亲自检举,说父母擅议主席决策,带上了‘阶级敌人’的高帽子,整整□□了三天。王家父母回家开始就一病不起,王燕却不闻不问,还是田爷爷派人送去了汤药。

    虽然现在全国都是一片红色海洋清算热潮,田恬也天天读最高指示,可兴许是从小的教育方式不同,田恬并不认为亲爹亲娘不如主席亲,田家向来相亲相爱,和和美美的,田恬做不出像王燕一样,因为革命就和亲人划清界限,大义灭亲的事情来。在这个红卫兵们说你们有罪就是有罪的年代,田恬虽有青年的热血,却依旧有颗柔软有爱的心。

    就在众人推搡之间,田恬一不小心碰到桌角头破血流。田家没犯事之前,田恬在学校也是颇受拥护,长的好看不说,才艺才情也都是拔尖的,十六七岁的孩子也正是懵懵懂懂的时候,很多男同学都多少对她有点心生爱慕。这会见到曾经的心仪对象血流满面倒在地上,到底是有些于心不忍,便有人说道:“给你们一天的时间好好反省,明天这时候我们还来,希望你们能认清错误,能主动把资本主义彻底埋葬,把修正主义连根拔掉。”

    待这帮牛鬼蛇神走净之后,田恬被爷爷简单的救治了一下,因为现在的情况田家根本不可能请到大夫上门了。就在两位老人的焦急等待中,田恬苏醒过来,可瓤子却已经换成了周末。

    其实周末自己也很困惑,到底该是周末还是田恬,毕竟两段记忆都是真实存在的。可看着两位老人焦急的目光和疼爱的眼神,周末决定从现在开始做田恬。抛去返老还童家世丰厚这优势不说,光是亲人又回到身边这种温暖,周末就不可能放手不要的。

    “一一(田恬的小名,取唯一的意思)醒了,恶不恶心?头晕么?”田爷爷见孙女醒来,满脸心疼又有些内疚的问道。

    “一一来喝点参汤,补补气。你说你这孩子跟那帮土匪较什么劲,他们想要什么就让他们拿什么呗,你要是真有什么三长两短,这可怎么是好啊。”田奶奶把田恬扶起身靠在床头,一边给她喂着参汤,一边红着眼圈抱怨着,眼看着豆大的泪珠噼里啪啦的就落了下来。

    田爷爷听完老伴的话并不赞同,反驳道:“头发长见识短,你以为他们光砸光抢就完了,今天要不是一一以命相抵,咱们两把老骨头都得被拖出去□□示众。”

    “是啊奶奶,他们都疯了,看见谁家落难就跟蚂蝗见到鲜血一样,不吸干是不会松口的。不过爷爷说的也太夸张了,我今天就是一不小心,我这...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