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章 【王老爷的烦心事】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     “什么人?”福管事也傻了,老爷不会真的以为少爷已经到了杭州,或者是人在上海了吧?只能期期艾艾的说:“少爷在美国生活的很好,两年内大可学成归国。少爷是极有才的,听说留美公费生政府一共办了三期,每期不过六七十人,四万万国人中才取了二百来人,比考进士都难……”

    福管事模棱两可的话并没让王老爷满意,不过儿子不声不响的就考上了留美的公费生,这让他有过科举经历的人更能感受到这种压迫人神经的竞争是多么的激烈,心怀开颜起来:“这小子,还是有一点薄才的,随我。”

    一句话,王老爷就把王学谦的努力都收为己功。

    “儿啊!儿啊!……”

    书房外出来妇人的呼唤声,仅从声音急切中就能体会出浓浓的爱子之情,走进书房的是一个中年贵妇,身材消瘦,面容带着忧愁的细纹,不错的面容掩盖不住青春时的光彩。一袭长衫,长伴青灯,身上还有一股长年礼佛的檀香味,手中的念珠,乌黑发亮。

    “玉舒,你……”

    来的是王老爷的夫人,在丫鬟的搀扶下,跌跌撞撞的一路走来,让后院的下人们一阵惊慌。孩子是母亲身上掉下的肉,这话说来一点都不假。十月怀胎,一朝分娩,这中间的苦只有母亲最为深切体会。

    福管事眼力极佳,忙着端起绣墩递给了夫人房中的丫鬟,可这档口,脾气向来很好的王家女主人,却一脚踹翻了绣墩,宛如变了一个人似的。

    “我儿在哪里?”

    王老爷看到书香门第出身的结发妻子,竟然做出泼妇行径,心中已然不快,勾起他怒气的是妻子当着下人的面驳他主人的面子,依然触动了他的家主权威。

    “胡闹!”

    王老爷面色如枣,沉下脸来低声喝斥了一句。

    “我胡闹?”长年礼佛的人戒骄戒躁,性子多半是极好的,可眼前这位是因为爱子失踪,名为礼佛,实是求神,其中的缘由大相径庭。多年的压抑情绪一下子被丈夫冰冷的性格给彻底激怒了起来,大吼道:“王鸿荣,你还我儿子来。当初要不是你自作主张,儿子会走吗?现如今,我的亲生儿子在哪里我都不知道,可怜我……呜呜……”

    说道伤心处,妇人呜呜的啼哭起来。

    “婚姻大事,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我有何错之有?虽说陈家在这一代转为商贾,却是诗书传家,家教是没得说的。在余杭能配得上我王家的也就那么几户人家,我何错之有?”王老爷正气凛然,说白了,他是在履行他的正当权益,给儿子说一门好亲事,可没成想才不过十六七岁的独子竟然想要自由恋爱。

    这么点的小屁孩,懂什么叫‘门第之见’,‘天作之合’?

    对于乡绅世家来说,找一个门第大致相当的,有通好之仪的就已算是万幸了。

    如果由着儿子王学谦的性子来,搞什么自由恋爱,还不闹翻天去?王家门风何在?

    此事断不能妥协。

    这也就是王学谦才十六岁,就北上燕京考取留美机会的缘由。

    触动这一切的并不是超强的民族责任感,也不是纯粹的为了求知而努力,甚至连最基本的知识改变命运都算不上。

    原因只有一个。

    逃婚。

    就是逃脱父亲的阴影,为了逃婚而选择留洋,说起来这个理由在这个动乱的年代,国弱民贫的年代有些蛋疼,可又有谁能断言,年轻的时候不做几件傻事?

    “王鸿荣,你要造反?”

    陈玉舒柳眉一凝,声音立刻高了一个八度,立刻将王鸿荣一家之主的气概给压了下去,随之而来的是无边的惊恐,他老婆的脾气没人比他更了解,那是一点就着,一着就炸的个性,尤其是在训夫这一条上,更是建树颇丰。

    “难道那个母老虎又回来了?”王鸿荣心中惶惶,儿子失踪的这几年,夫人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吃斋念佛,浑然让他忘记了以前的惨痛教训。

    “福安,去杭州城里找一个牧师来,对了,把家里的观音像捐给应佛寺的和尚。”陈夫人明知儿子在西洋,知道佛主管不到那地界,干脆,换个神仙来求。

    福管事额头冷汗连连,匆忙退出房间,走出书房的后,心有余悸的扶墙擦了一把额头的冷汗,原以为夫人吃斋念佛是皈依佛主,原来都是装的:“老爷,您自求多福吧。”

    就像一直以来,王老爷常挂在嘴边的一句座右铭一样:“怕老婆是尊重老婆,属于美德。”

    至少,王老爷的美德即将回归,平日里调戏院中的丫鬟这等好日子可是一去不复返了。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