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章 【王老爷的烦心事】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烟雾缭绕的雨后浙东小镇,马车轱辘飞快的碾过石头长街的声音打破了小镇的宁静。

    马车稳稳的停在了一处大院的门口,朱红色的大门口,高高挂起的大匾上烫金的两个楷书大字‘王府’。赶车的把式赶紧跳下马车,将一个发福的中年人扶下马车。不等马车停稳当,坐车的中年人弹簧释放一般跳向大门口的台阶,在门槛的地方磕绊了一下,踉跄着往宅院内跑去,一边跑,一边大喊着:“老爷、太太,少爷有消息了!”

    丫鬟,老妈子,下人一个个的被中年男人的声音所吸引。

    随后的消息,不由让所有人精神一振。失踪七八年的少爷竟然传来了消息。

    后院里,躺在软榻上的王老爷面色泛黄,额头敷着湿巾。听闻前院的吵闹,心中渐有烦躁。

    天气渐渐热,王老爷因为多年失去儿子的音讯,身体一直不太好,一年中,一多半的时间都在静养。肝火旺盛的人,在夏天更容易疲乏,而且受不得一点的惊吓。

    院中吵闹,更让其心烦不已。王老爷脸色不悦,星目之下,渐隐一丝怒气:“去看看,是那个杀才在外院喧嚷。”

    五进的院子内外,套着近百间的屋子,好在发福的中年人轻车熟路,向内院跑了进来。

    “老爷,福管家从县城回来了,打探到了少爷的消息。”王老爷房内的丫鬟回来时,带来了一个让王家为之一振的消息。香火传家,王老爷这辈子就一个儿子的命,没想到,七八年前他这个唯一的命根子还一溜烟的消失的无隐无踪。

    多方打探,也没有一个确切的准信。

    加之当年王老爷在省城因为对时局的颇为不满,从民政厅长的位置上退下来。王家不如以前兴旺了,这是整个王桥镇的百姓都知道的隐秘。不过介于王老爷对乡里乡亲还算帮衬,德高威重,还不曾有人在王老爷面前造次。没有了子嗣的传承,王家偌大的家业最后也只能被瓜分。

    近在乡里,远至杭州,不少人都等着王老爷独木难支的那一刻,好来分一杯羹。

    内忧外患之下,王老爷肝火渐旺,脾气也越来越坏,稍微不满,就会大发脾气。

    数年来影讯全无,王老爷已经对寻找儿子逐渐失望的时候,却没想到喜讯来的如此的突然,腾的从软榻上跳起来,脸上带着病态的潮红:“逆子在外头厮混不下去了,才想到要回来了?”

    “老爷,大喜事,大喜事啊!”

    副管事的破锣嗓子在院墙外传来,很快就出现在书房的门口。许是一路上喊的太卖力,嗓子更是带着残缺的沙哑,热闹但不会让人讨厌。

    “你这杀才,我王家书香门第,吵吵闹闹的成何体统?去,把气喘匀了再说话,一件件说清楚。这小畜生,当初一走了之,连个音讯都不曾留下。这遭回乡,肯定是在外厮混不下去了,才想着回来。”

    王老爷,王鸿荣,字乐山,在前朝中过举人,当过一省高官,是见过大世面的人。人逢喜事之下,脑筋飞快的转动,心中当下有了腹案。

    福管事听老爷说话的意思,想必是以为少爷到了杭州,因为惧怕被老爷子责骂,才不敢回来?事情那里是这回事哟!副管事心中不由一紧,为自己的莽撞着脑起来。

    说起王家的这个少爷,取名‘学谦’,寓意博学且谦让,成君子之美德。自小聪明伶俐,读书也好。就是有一样,是个急脾气,年少气盛,平日里少不得说些不合时宜的话来。这也没多大过错,可没成想,王学谦,心高气傲,动了出国的年头。王家就这么一根独苗,就等着开花散叶呢?哪里舍得远渡重洋?

    王学谦在父母面前试探了几次不果。就另有一番计较。也是赶巧,美国为了与英国争夺中国市场,率先表示减免部分庚子赔款的数额,并将多获得的赔款返还,用于教育事业。之后也就有了1909年连续三年的公费留美学生。

    这等好事,对于一心想要出国的王学谦来说,自然是天上掉下的馅饼,还是牛肉大葱馅的。兴冲冲地从上海去了北京参加考试,秉承王家优良的考试传统,高高的中了,不久就从天津坐船出国。茫茫太平洋相隔,路途遥远,往来通讯极其不便,这也是王学谦失踪多年杳无音讯的原因。

    “老爷,少爷当初在圣约翰大学读书的时候,考中了留美公费生,去美国了。消息是从上海的宋家传出来的,宋家的公子从美国归来,听说少爷和宋公子是同学,这才找人托了关系,给宋家去了一封信,您看,这是宋公子发来的电报。”

    王老爷拿过电报,就聊聊不到几十字。眨眼的功夫,就看了个通透,还意犹未尽的将电报翻过来,让他失望的是,他想好了一个让王家不太体面,但能够接受的剧本套路,可是他那个宝贝儿子根本就没准备按套路出牌。

    “人呢?”

&nb...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