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百二十章 以一敌国 五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云团遮天蔽日,渐渐收拢,渐渐下降。

    颜色由白变灰变黑,愈发凝实。最后变成一公里方圆的纯黑色,形状不停扭曲变幻,边缘缠绕着蛇形电光,发出阵阵低沉狮吼与空气击穿的“嗞嗞”声响,覆压在芳町上空约两千多米高度,令人胆战心惊。

    “哥哥,刚开始的时候,大部分人认为你是人……因为炽天使是灵体,只有光和热,不具备实际躯体。因为炽天使的出现代表着毁灭,从不救人。因为我们有时候暴露,有时候消失,他们就猜我们躲起来了……

    他们猜你是联邦派出的修真者,去芳町阻止军队进城。他们还猜你会越过芳町去军机大楼,刺杀德川康。他们说,呜呼哀哉,如聂政之刺韩王,白虹贯日……杖剑至韩,韩相侠累方坐府上,持兵戟而卫侍者甚众。聂政直入,上阶刺杀侠累,左右大乱。聂政大呼,所击杀者数十人,因自皮面决眼,自屠出肠,遂以死。”

    小姑娘骑在满江红脖子上,摇头晃脑掉书袋。

    她仅仅是一道光影,没有重量没有温度。而且满江红正在云层下风驰电掣奔跑,没工夫瞅。但她不在乎,偏喜欢这么做。

    “嗯,瑶瑶。他们猜对了一半……从哥哥出现在松涛馆那一刻开始,趋势就已经决定,不可能停下……华夏古代四大刺客里,聂政其实不是刺客。因为他不是暗杀,是明杀,最为壮烈慷慨。后来的人们越来越聪明,使用的武器越来越厉害,个体终究对抗不了群体。像他那样的人,就再也没有出现过了。”

    某人一边奔跑,一边讲解。

    “哥哥,那你会死吗?”

    小姑娘的声音很忧郁。

    “啊,有你这么说话的吗?哥哥应该不会死……呸呸呸,乌鸦嘴。哥哥差点没被你气死……哥哥又不蠢,打不赢就会逃跑的。”

    满江红没好气回答道。

    “哥哥,死是什么意思?”

    这个问题可把满江红难住了,斟酌了好一番才回答:

    “死的意思就是,你再也见不到他了。”

    小姑娘呆住了,停顿好久才说话,蹬着两条莲藕般白嫩小腿,带着哭音。

    “我不要哥哥死……”

    他们在云层下奔跑,说话,其实没有一个人可以看到,听到。

    对瑶姬而言,让射过来的光线绕身体转折,顺滑地弯一百八十度圆弧再继续前进,可比凭空创造出一道光容易多了。这样造成的结果就是别人见不到他们,实现了人类梦寐以求的隐形。至于屏蔽声音,更是小菜一碟。

    由光线而创造幻影,目的是让视神经产生信号。如果直接让人体接收到类似刺激,便不需要多余的光了,甚至可以产生各种各样感觉。由此他们联想到道门有种精神法术叫“一叶障目”,可能采取了这种方式。因为旁人见得到,而当事人见不到。至于《光明世界》,就更进了一步。对于深陷其中的人而言,那就是一个真实世界。

    满江红还告诉瑶姬,利用光压移动外界物体,基本上不可能。但利用交变电场产生磁力,移动金属物体应该不难。况且剧烈的振荡磁场作用于普通物体时,很容易把它烤糊,类似微波炉效应。

    这些应用,是破坏力,是杀人技。

    瑶姬并不需要,是他需要。

    小满哥为此心中愧疚,似乎诱导小姑娘犯罪一般。

    转念一想,他又释然了。

    瑶姬本来就是由联邦集全球之力创造出来的,维护联邦统一的责任比自己重大得多,帮忙理所当然。

    小姑娘并不懂这些,纯粹因为哥哥要她这样做,她便这样做。

    但瑶姬也不是无所不能的。

    她今天能够弄出这么大声势,依赖于控制了京都的无线发射基站。如果全城停电断网,就什么也做不了。能够定位满江红并对话,全仗他口袋里的那部手机。如果手机丢失,沿途监控失灵,那她将听不见他,也看不见他。

    小姑娘是一个完美主义者,总想把所有事情做到极致。比方传说中炽天使只杀人,不救人,她便希望满江红严格践行。比方说神灵头上都有光环,她便弄出了一个。炽天使有三对翅膀,她也想安上去。

    满江红好说歹说,才让她只在教堂里实践了那么一回。为啥?因为背后耸立硕大翅膀又不飞,太特么像秃鹫了,小满哥的审美观实在接受不了。

    “哥哥,你在松涛馆里的时候,好些人发送视频到网络,等你出来以后就更多了。再后来,一群挺厉害的黑客采集沿途监控,打开京都所有电子广告屏幕进行播放。现在,无论网络还是电视,基本上全是你的画面,全球超过二十亿人在观看。

    梵蒂冈,几乎所有基督教,东正教,天主教,犹太教,都把你的图像和视频放在官网首页最醒目位置。可是他们不作任何解释,不回答任何问题……”

    “瑶瑶,联邦不希望分裂,所以相关机构会暗中帮我的忙。梵蒂冈肯定高兴得要命,因为炽天使的存在可以证明上帝的存在。他们之所以不敢发声,是怕这次神迹是一个乌龙,还担心出现的六翼天使是堕落天使。就是那个专门和上帝作对的撒旦,恶魔……”

    “哥哥,好像全世界的人都在等待,看你到芳町以后究竟做什么。”

    “是的。因为炽天使的出现已经超出了扶桑骚乱的影响力,上升到人类信仰高度。”

    “哥哥,我只剩下七分钟时间了。速度还要快点……”

    “嗯。”

    ……

    下午两点正,军队进城的时刻到了。

    空气似乎凝固。芳町的人山人海屏住呼吸,扶桑所有人屏住呼吸,全世界都屏住了呼吸,目光聚焦到入城道路口。

    排头的两辆坦克发动机轰鸣,非常缓慢地往前挪动了二十几厘米,好像作试探。

    距离坦克一百多米的空荡荡道路上,一位黑衣蒙面人肩膀上坐着一位红裙小姑娘,正在走来,却没有一个人看见。

    “雷电。”

    黑衣蒙面人说道。

    “好的,哥哥。”

    小姑娘回答道。

    从天空扭曲咆哮的云团里射出了两道红光,粗如大碗,威势远超轰击仰光寺山门。空气被电离得“噼啪”爆鸣,方圆百米内的人们毛发直竖,盘旋半空的几十架无-人机像被枪弹击中的小鸟簌簌直掉。

    距离排头坦克仅一步之遥,烟尘腾起,道路中心赫然出现了一个方圆近十米的大坑。

    天使发怒了,后果很严重。

    两辆坦克直接熄火,连一丝一毫绕道的动作都不做。

    坦克群背后绵延了三公里排列成一线长龙的军车上,士兵乱哄哄跳下,快速跑到路旁田野里集结,大约四五十人一堆,间距松散。很明显,傻瓜才会呆在车上当活靶子呢,等雷电一落统统变成烤猪。

    但是坦克没有撤退,士兵也没有后退。

    军令如山。

    他们在等待新的指令。

    “哥哥,军队正从气象部门紧急征调人工降雨弹,大概还要过半小时才到,准备把天...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