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77|4.15︱︱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第一百七十七章番外白金鱼

    这一生总要遇见两个人,一个惊艳了时光,一个温柔了岁月。

    …………

    她的日常普普通通。

    清晨以早餐作为每天开始,第一缕阳光照在屋檐檐角的时候,餐桌上也摆满食物,七八点钟她提着篮子出门,去到临街市场购买食材。

    返回时她习惯性地捧一束野雏菊,到家第一件事,是将它们插/入注满水的花瓶里,摆放在客厅最显眼的位置。

    小小的白色雏菊簇拥在花瓶里,斜地迤逦而入的阳光恰好照在上边,花瓣带的露珠反射光辉,晶亮透彻,如同一颗颗宝石。

    她的指尖掠过娇怯怯花朵,一时有些发怔。

    这样寻常而安稳的日子,是她暗暗期盼许多年却不敢奢望的,如今她得到了,经由一个神奇的仿若梦境的遭遇。

    她是个孤儿,双亲早逝,几经周转去投奔了父亲早年的朋友,她原以为从此以后日子会好起来,只是没想到…

    她其实没有别的什么奢求,象她这样平平常常的女孩子,长得普通又没怎么念过书,最好也不过是将来找个男人嫁了,生儿育女忙忙碌碌就这样一辈子。

    她没有抱怨过繁重操劳,负责生活起居,每月收入全部上交,这些都是应该的,毕竟没有血缘关系,她很有自知之明,可是没料到父亲的朋友,收留她的人…

    虽然没怎么念过书,她也还是知道收养人对她做的事是…不对的。

    她运气不好遇见一个渣滓,可她没办法逃脱。

    后来,幸亏那人出现。

    她只是一个弱小到卑微的人,受了伤害也无能为力,或许是她始终不敢反抗,才叫伤害她的人更加肆无忌惮。

    直到她终于崩溃无法忍受,她在后来很长一段时间里都不敢想象,自己居然会豁出一切去想要杀人。

    那个深夜她拿着刀,凌空割划欺辱自己的人,憎恨与疯狂充斥脑海,只差一点点她就会陷进永远无法摆脱的罪恶。

    是那人拯救了她。

    她的手抖得握不住凶器,那人接住她指尖滑落的刀。

    那晚象一个梦,半个多月之后,那个梦重新出现,并且一直延续下来。

    她其实不认得那人,当她莫名其妙被带到陌生地方的时候也只以为在做梦,那人将她托付出去随即又消失,之后好几天她一直战战兢兢,生怕下一秒睁开眼睛梦就醒了,她仍然呆在可怕的生活里。

    …………

    可是梦没有醒。

    她象院子一角植物上的蜗牛,躲在自己的壳子里,小心翼翼等待,直到发现没有任何危险才敢探出触角。

    五天之后,她第一次与被迫收容她的人交谈。

    那人为双方作介绍的时候,称呼即将收容她的男人为‘乔先生’。

    她与乔先生第一次谈话仅仅延续几分钟,她依稀觉得乔先生似乎同样惊惧,或许是和她一样没回过神,只是交谈过程中,她发现乔先生的态度不存在任何敌意。

    她与乔先生是彼此完全陌生的人,奇怪的是乔先生没有和她想的一样,对她的到来抱有排斥一类心态,也或许根本不是她以为的,乔先生是被胁迫。

    常年寄人篱下的遭遇,让她对其他人的情绪起伏很敏感,察觉乔先生的善意之后,她总算松了口气,继而不再那么警惕。

    她渐渐尝试接手新居所的杂务,她慢慢融入新生活,她开始对未来抱有期待。

    十多天后,乔先生在餐桌上与她试着交流一些与日常生活无关的事物,她与乔先生实际上差距悬殊,共同话题少得可怜,谈到后来,双方不可避免的提到那人。

    等乔先生发现她对那人竟一无所知时,表现得极度惊诧,却也没说什么,只是等她回房间准备安寝才给了她许多报纸。

    她花费整晚磕磕碰碰读完那些旧报纸,从铅黑字里行间找出关于那人的讯息。

    那人有高到她不敢想象的悬赏金额,那人拥有与海军本部高级将领不相伯仲的力量,那人搅得伟大航道前半段风起云涌,那人独来独往却压制海军海贼两大阵营。

    那人站在她这样的普通人遥不可及的高度。

    那人拯救了她,她却只能从报纸上知道她的名字。

    …………

    那场战争发生当日,她一整天躲在房间,连门都不敢出,或许是这些时日以来的惊怕终于积聚到极限,她浑身发抖,一点点动静都叫她心惊胆颤。

    乔先生在临近傍晚时分急匆匆敲响门,喊她的声音里透着显而易见的惊惶。

    然后她才知道,那人居然身在马林弗德战场。

    海军最高统帅通过电话蜗牛向全世界公布了那人的另一重身份,海贼王旧部,时间旅行者。

    海军接到命令,不惜一切代价也必须杀死那人。

    过不了多久…乔先生带回来的电话蜗牛就这样没了信号,远在马林弗德战况不再为世人所知,那人也没了消息。

    她与乔先生一起紧张万分,很久很久过后,电话蜗牛终于恢复信号,可当中传出来的,对她来说却是一件噩耗。

    海军赢得胜利。

    那么,那人的下落呢?那人有没有安全逃走?

    几天几夜的心神恍惚,之后她看到报纸的报道。

    马林弗德战争的最后结局:

    奥哈拉末裔,海贼王旧部,时间旅行者,妮可.罗宾,殁。

    那人以自己性命为代价,杀死了海军大将,赤犬萨卡斯基…

    她把所有刊载相关报道的报纸撕得粉碎,怎么也不愿意相信报纸给的消息。

    那人是那样强大,那人为她许下神奇魔法,那人给了她未来…

    怎么可能死去?

    那人一定活着,不是吗?连海军官方都承认,遍寻不着尸体,无法真正确认。

    …………

    掌心的细微疼痛唤醒她的神智,低下头,恍惚的视线慢慢聚焦,她呆呆看着摊开的双手,掌心中央浮现几个半月形掐痕,是她没有磨圆的指甲抠破皮肤。

    沉默片刻,她甩了甩头,转身走向厨房。

    那以后直到今天已经过去半年,马林弗德一战的惊心动魄也逐渐淡出舆论视野,她也没能多找到关于那人的消息。

    她是个普通百姓,那些牵动世界局势的大事件,内里如何她根本无力追索。

    她能知道的只是半年来局势动荡不安,无论是乔先生每晚回来顺便与她说的情况,或者她出门与周围邻居偶尔闲聊,多多少少都涉及一些时事。

    马林弗德战争过后,海上的不安分分子增加许多,混乱的局势引得平民惶惶不安,物价也跟着飞升。

    近些天,她如今居住的岛屿,七水之都也开始不太平,听说几日前有登陆的海贼侵入居民区,虽然没有造成太大损失,却也叫住民们忍不住慌乱。

    清早上班前乔先生特意嘱咐她没事别出门,即使迫不得已离开家也多注意安全,还提到七水之都的市长已经向海军请求援助,乔先生说等海军来了,情况很快会好起来。

    乔先生是好意,可她实在没法子,就算惧怕,家里三餐也总是需要打理,食材没了生活用品告竭,怎么都得出去购买。

    她出了门,急匆匆去到市场,买下一大堆足够两人支撑好几天的食物,回来的路上她看见正在进驻岛屿的海军部队。

    当时她吓坏了立刻拐进一侧巷道,饶了好大一圈逃之夭夭,不知怎么,她见到藏蓝色的海军标记,心头就突突直跳。

    不敢与海军打照面的理由,或许是…她下意识里牢牢记得那人的嘱咐。

    那人说别让人发现她的真实身份,而她曾经生活在马林弗德,或许就会有哪个海兵不小心认出她来,这样,怎么能不叫又惊又怕呢?

    …………

    进了厨房她开始处理食材。

    理出当日烹煮的东西,接着把剩余的分门别类储藏,完成初步步骤,她转身回到洗理台边上,开始处理午餐与晚餐材料。

    午餐只得她自己一人可以随便打发,晚餐却还有乔先生,自然不能马虎。

    乔先生在七水之都最大的一家银行担任经理,繁忙的工作让他整个白天都不在家,只有等到晚上才能回来,半年来她接手这个家的家务,顺便帮助打理乔先生的起居。

    这些她做得轻车熟路,倒是乔先生对她抱歉又抱歉,乔先生说自己是个单身汉,家里没人打理常常乱七八糟,麻烦她总是非常不安。

    而实际上,她自觉两人立场颠倒了,是她厚着脸皮赖在这里不肯离开,乔先生收留非亲非故的她已经很善良,她怎么也要做点力所能及的事。

    想了想,她叹了口气,关上水龙头,先把冲洗干净的材料放在一边,又返身去柜子那里拿出锅子,今晚晚餐她预备了咖喱牛肉,现在开始烹煮,等乔先生下班回来,正好食用。

    重新回到水池边,她又拧开水龙头把手里的锅子凑近去接水,水流打在金属制成的锅子底部,淅淅沥沥敲击声一时充斥听觉。

    稍微等了几分钟,手里变得沉甸甸地,她微微施力,正准备提高…却在此时,水流声中混入一阵古怪的动静。

    急促而迅猛,来自庭院方向,她的视野被厨房窗外栽种的植株遮挡什么也看不见,只是听上去仿佛是许多人涌入庭院,并且很快闯入这幢建筑。

    她一惊,手中的锅子骤然松脱,撞在水槽底部发出碰一声,下一秒,纷沓而至的脚步出现在厨房入口。

    猛地回过头,刺入眼帘的是雪白衬衣藏蓝军裤。

    几名荷枪实弹的海军士兵闯了进来,看到她的同时端起武器,却也没有人开口,乌洞洞枪/口死死对着她。

    她瞪大眼睛,脑海一片空白,身体与意识失去联系,整个人僵硬得象块石头。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