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十一章 回到过去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世人熟知的佛祖、道祖、冥王,他们都生活在天庭之中,是天道麾下的顶级打手。”

    “天道为什么允许别人与自己分享荣耀。”

    “别人?开什么玩笑!无论是佛还是道亦或者魔,不过都是天道的一缕神魂所化,成长到极致的样子已然回不到天道身体中了,干脆接回天庭一起生活,免得造成九州的失衡。”

    “如此说来我们中的胜者也会离开九州喽。”

    “大概如此。”

    “而胜者离开九州的时候,可以带走身边的一些人和物?”

    “你很聪明。”

    “一切的谜团终于解开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不知为何,当困扰内心的谜团解开的时候,方白羽的声音中却充斥着许多的苦涩和凄凉,处在他现在的位置,如此悲婉的声音出现明显是不正常的。

    终究是棋子而已,他方白羽终究逃脱不了命运的束缚,命由天定,一切从他降生的时候开始都注定了。

    天下第一又能如何,无敌九州又能如何,在真正的掌权者面前,他什么都不是,渺小如同蝼蚁,如同草芥。

    方白羽!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为了保全蜀山不惜终结挚爱,与亲兄弟反目成仇,做到如此地步你究竟为了什么,又能够从中得到些什么。

    “哈哈哈哈哈!”知道外面的人看不见自己现在的样子,方白羽尽情发泄着心中的苦闷,这些年他过的很苦,比之远走高飞的叶飞,比之化作石像的冷宫月,比之支离破碎的莫君如,他的日子要苦的多,却从不能将心中的苦告诉任何人。

    兄弟崩,天地裂!

    世人皆知天崩地裂的壮丽,却不晓得,向叶飞举剑的时候他的内心到底有多么的痛苦。

    那一天的事情他从来没有对任何人提起过,也不愿意向任何人提起。

    为了满足李婷希的要求,方白羽亲手将石化的毒药喂给了冷宫月,对方明明知道杯子里面装着的是毒药,却依然义无反顾的饮下,为了蜀山永昌。

    当叶飞赶来的时候,一切都太迟了,他想要解释可是不知怎样开口,盛怒之下的叶飞向他举剑,天知道他方白羽的内心到底有多么的慌张,却最终坚持下来,宁可赶叶飞走,也必须稳住阵脚,否则蜀山就要亡了。

    兄弟拔剑,有什么比那更悲壮的画面吗!他方白羽作为蜀山的掌门自然不能背受污名,当着众人的面道出了叶飞罗刹族的身份,他本想逼叶飞离开,没想到那个男人彻底疯了,居然向着他挥剑。

    当全身戾气的叶飞冲过来的时候,作为蜀山掌门的他已经没有了退路,只能和叶飞硬碰硬交战在一起,两人一个在天上,一个在地上,挥舞着手中的剑冲向对方。

    他方白羽不是没有收手的打算,可一旦收手之前的所有努力都将前功尽弃,他不能收手。

    大雨滂沱,两人越来越近,越来越近,终于,交织在了一起!

    可是他们的剑并没有刺穿兄弟的身体,而是同时刺向那个人,杀死了那个人,让那个人化作繁花凋零。

    莫君如!

    谁能想到一向唯我独尊,愣头青一样的莫君如会在最后时刻挺身而出,以自己的血肉之躯挡住了他们挥向对方的仙剑。

    雨下的很大,他很确定,那一刻叶飞哭了,他也确定那一刻自己也哭了。他更清楚的记得,怀中的莫君如在生命最后时刻说出的最后一句话:“叶飞哥哥、白羽哥哥,我求你们,不要打了,君如求你们!”

    兄弟战争因为一个人的死暂时划上句点,叶飞走了,一切的苦难由他方白羽承受,一切一切。

    他不能将内心的痛苦倾诉给任何人,因为他是蜀山第十四代掌门真人方白羽,他的身上肩负着蜀山的荣耀,肩负着恩师的嘱托,肩负着数万蜀山人的身家性命。

    走上蜀山山巅的那一刻,他已经没有了退路,只能不断前进,让蜀山成为屹立于九州大地的最强存在。

    他的名字叫做方白羽,他想哭,也想笑,他是当今天下第一人,孤身一人,无亲无故。

    剑刃是没有温度的,手中有剑的方白羽全身冰冷的可怕,天长日久,他的心仿佛渐渐冷了下去,坠入寒潭之中。

    没有退路了,最后的决战了,只要打败炎天倾,再杀死叶飞,巍峨蜀山就能成为天下至高。

    没有退路了,从来都没有!

    举剑,向着悲哀的命运举剑,将黑暗斩出缝隙,让曙光照耀大地。

    方白羽的身上照耀出圣洁的光,光明璀璨领域高度压缩融入他的身躯,在他体内形成了坚不可摧的防御。伴随着方白羽举剑,一道指向苍穹的光射穿了黑暗,射入了苍穹。

    炎天倾红褐色的瞳孔闪耀着兴奋的光,方白羽的强大令他看到了希望,终结自己悲哀生命的希望。他早就不想活了,在父亲炎真逼迫他亲手杀死至亲和好友的那一刻就已经心如死灰,他不得不那样做,因为对方早已被折磨的生不如死、不成样子,而他们遭受到的所有折磨,都是因为自己!

    从那时开始,炎天倾就疯了,向死而生。他渴求着战场上面有人能够终结自己的性命,他渴求着激烈的战斗中自己辉煌地死去。

    炎天倾是个超级天才,少而知天命的超级天才,与方白羽不一样的地方是,在生命的最初阶段,他是个沉迷于享受的人,享受生活的温馨,享受母亲的关爱。

    后来一切都被打破了,因为他的父亲炎真。

    炎天倾对炎真的恨深入骨髓,当掌教与炎真一换一的时候,他本有能力利用饕餮魔剑救下炎真的命却没有那样做,而是看着他死去。

    炎真死后,炎天倾顺利接管了魔教的教主之位,他向蜀山开战妄图建立父亲不曾拥有的霸业,本来已经取得成功,却在最后时刻迎来了蜀山和蓬莱的联合,最终失败。

    魔教中人不得不退回昆仑山,两宗三堂除了拜鬼宗之外,其他门派对他都很不满,纷纷自立。炎天倾开始专心研制万骨血阵,等到血阵成形的一天再杀出去,杀出一个黎明。

    他期待着血与火的厮杀,他期待着在自己成魔的路上出现最顶尖的强者,期待着激烈厮杀之中有人能够阻止他的疯狂,给一切做一个了断。

    带着木质头盔的炎天倾永远向世人隐瞒着自己的面容,那张脸被刀砍、被火烧、被鞭挞,凹凸不平是世上最丑陋的样子。炎天倾本有能力将它抚平却没有那样做,而是选择带上木质的头盔,因为要将伤痛永远留刻在身上,在心中牢记做善事所要付出的代价。

    红褐色的瞳孔如火再烧,炎天倾身上的黑暗吞吐,脚下的夔牛怒啸,他纵身一跃向着即将斩碎黑暗的方白羽去了,六条牛尾紧随而来,形成夹击之势。

    黑魔吞天!

    炎天倾要做到历代魔王无法完成之事。

    黑云压境,天崩地裂。

    脱离了黑暗牢笼的方白羽与炎天倾剑刃相交,杀到了一处。

    终于,光与暗交汇了!

    终于,要做个了断了!

    命由天定,生死难料。

    方白羽和炎天倾作为同一时代的天之子,拥有上天赐予的倾听万物之声的能力,两人中间注定只有一个能够活着。

    众人视线中,黑色的光与圣洁的光交织闪耀,宛若刀斧一般撕裂天空,给九州万物带去痛苦和杀伐。

    这是最后一战了,最后一战!

    地动山摇,两人打的难解难分。这个时候,夔牛怒啸向着方白羽发动了最猛烈的攻势,不具有实体的夐弘神兽不是夔牛的对手,节节败退之下方白羽感受到了巨大的压力。

    当六条参天的尾巴合并到一起重重拍下的时候,方白羽未握剑的一只手持有封印之力逆天举起。“轰隆!”虽然太行山一般巨大的牛尾没有一尾巴扑灭他,却也让白羽受到了重创。

    炎天倾趁机杀来,手中的魔剑饕餮笔直刺向方白羽的心脏,后者纯白的眼睛眯起,往后退了一步侥幸躲开。

    炎天倾追击,两人在重新出现的地方对攻然后消失,再出现对攻再消失,如此往复多次,到某一个时刻方白羽和炎天倾又一次猛烈激撞过后,夔牛的尾巴刚好从身后拍来,拍打在方白羽的后背上,后者血肉之躯怎能承受那万钧之力,终于踉跄到地,鲜血狂喷。

    成千上万道剑光飞射而来,可惜在夔牛巨大的身躯和冥王宗、拜鬼宗两大宗门高手面前,仙人们遥控的飞剑不能造成太多的伤害,不能产生实际的意义。

    方白羽被炎天倾和夔牛夹击了,如果肩上狐裘还在的话,说不定能够利用寒冰之力反败为胜,可惜狐裘已经碎了,成为了世人口中冰雪女王,冷宫月彻底离开了他,是对他感到失望了吧。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黑暗疯狂的侵蚀下,方白羽孤独的站起,毫不退缩地举起手中的剑刃,纯白的羽毛飞舞,光的翅膀在他身后张开,两翅展开翼展超过万米,生生挡下了从天而降的六尾,那些尾巴即便遭到切割也能够马上生长出来,因为修罗血海的补充。方白羽往前一步消失在原地,再出现时已到了炎天倾近前,手中剑悍然挥出。

    这一刻,他放弃了自己辛苦练就的杀招,转而用出了叶飞最钟爱的剑技——有去无还!

    百战之剑,无所不破!当有去无还逆风刺出的时候,战斗已呈现出非你死,即我死的态势。

    方白羽前所未有的畅快,他终于知道为什么叶飞每次挥剑的时候都会如此的舒爽了,当你直面生死,看淡生死,整个天地都会被踩在脚下。

    猛然间,方白羽出现在炎天倾的近前向他挥剑。

    纯白一色的眸子和如火在烧的眸子距离的太近太近,近到能够看到眸子中映照出的场景。在炎天倾的眼睛里,方白羽看到了自己的身影,可是炎天倾在方白羽纯白一色的眸子中看到的仅仅是一片虚无。

    “沧浪!”剑刃相交,炎天倾后退而方白羽追击,两人连续对攻数次,某一个时刻炎天倾长剑往天上指,召唤冥王之面降下冥王的吐息,方白羽以翅膀为盾,将吐息全部挡下。

    再奋而挥翅形成真空地带,手中剑隔空劈斩一道月牙形的剑罡飞来被炎天倾击碎。方白羽又一次冲向炎天倾,伏魔九剑依次用出。降妖伏魔、万魔皆退、剑在九天、拂云开雾、云中探月、斗转星移、万里长屠、叱咤天下、玉石俱焚。伏魔九剑依次用出,炎天倾步步后退,终于在玉石俱焚一招出现的时候受伤了,右臂被划伤,伤口很深几乎可以看到骨头。

    然而剧烈的疼痛却让炎天倾更加兴奋,反手一剑剑势霸道猛烈,将方白羽的头冠打落,让黑色的长发飘扬散乱。

    “吞天噬地!”炎天倾祭起领域,无边无际的黑暗向着方白羽进击,仿佛一张巨口要将他吞进肚去,与此同时冥王之面在苍穹上吐息,夔牛的六尾重重拍下。

    方白羽同时承受三重打击,伟岸的身影已然越来越渺小,眼看就要泯灭于天地。

    “掌教!”“白羽!”

    蜀山上仙惊呼,魔道门徒露出笑容。

    终究是败了?又一次败在炎天倾的手中?

    当此之时,一道赤红色的光芒出现在了炎天倾的身后,以嚣张而乖戾的眼神睥睨过来:“玩的挺开心啊!”

    叶飞登场!

    ……

    三人成虎!

    叶飞、方白羽和炎天倾,三人的初次碰面是在樊村的晚宴上。那一天仙人们下山收徒,仙人指路带给叶飞和方白羽无穷的厌恶,令两人心中仙人的高大形象几乎坍塌。

    同样是那一天,炎天倾出现了,他的到来令方母惨死,令莫府凋敝。炎天倾通过威逼利诱的方式,逼着莫家家主当着方白羽的面用石头砸死了白羽的亲生母亲,给予方白羽最深刻的伤痛,然后转手杀死了莫家家主。

    三人的命运从此开始交织在一起,炎天倾在井上,而叶飞和方白羽在井底,抬起头来看到的都是炎天倾得意的笑脸。

    往后多年,叶飞和方白羽一直在追寻炎天倾的脚步,三人之间宛若形成了某种联系,不死不休的局面终有一天会出现。

    在方白羽生命垂危的关键时刻,曾经的好兄弟叶飞出现在大魔王炎天倾的身后,是巧合还是故意?从结果来看,叶飞的出现成功吸引了炎天倾的注意力,为方白羽赢得了一线生机。

    “你们两个,玩的挺开心啊!”叶飞的笑容直透人心,他手中有剑,一身赤红的罡气外衣如同熊熊燃烧的烈火。

    隔着木质的头盔,炎天倾注视过来,目光落在叶飞手中的剑刃上,“那把剑,就是王剑九龙?”

    “见到教主印信还不下跪!”叶飞高举九龙,一副睥睨天下的样子。

    “你还是老样子,喜欢说笑。”炎天倾不为所动。

    “呦,你的右手长出来了啊。”叶飞嘲讽他。

    “冥王宗功法的玄妙你又不是没见识过,断肢重生难道不正常吗。”

    “炎天倾,知道我今天为何而来吗。”

    “为了那个伤了你多次的好兄弟方白羽,哈哈哈哈!”

    “错了,我要的是圣教教主之位。”

    “凭什么!”

    “就凭我身为水君月的弟子,又同时得到烈弓堂、合欢堂和蚩尤堂三堂的认可。”叶飞举起手中剑,一颗巨大的火龙头从长剑中出现,逐渐凝聚升空,啸声振聋发聩,“冥王宗和拜鬼宗的弟子们你们听着,我是叶飞,前任教主水君月的亲传弟子,我手中的剑是教主王证王剑九龙,王剑所在如教主亲临,我来此要成为新任魔教教主。”

    看到九龙升空,即便是心硬如铁的两宗弟子也出现了小声的议论,毕竟圣教一直以九龙传承,直到炎真出现。

    “知道背叛我的代价吗!把王剑抢过来,我炎真就是新任教主,还等什么。”可惜炎天倾随便威胁两句,门人们短暂的彷徨就消失了,一拥而上扑向叶飞,被九龙庞大的身躯燃烧殆尽。

    “炎天倾,这是你我之间的事情不要牵扯别人。”叶飞愤怒地道。

    “还等什么,用我教你们该怎么做吗。”在炎天倾面前是讲不通道理的,随着他一声令下,冲向叶飞的魔教门人们自爆了,爆炸产生的气团连九龙都要避退,都能感受到痛苦,那毕竟是献祭三魂七魄才能产生的力量啊。

    “炎天倾,你视人命如草芥,不配坐教主的位子。”

    “叶飞,你作为蜀山剑仙,在汝阳城的战斗中杀死了不计其数的圣教门徒,居然好意思来到昆仑山大放厥词!不要以为手中有王剑教主之位就是你的,水君月已经是过去时了,他说明不了什么!”

    “那蚩尤堂、烈弓堂和合欢堂的支持呢!”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