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十章 炎天倾和方白羽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昆仑山地穴,九州最神秘之所在,传说其中乌烟瘴气,地火翻滚,强大的修真者无数。

    此刻传说中的魔窟被成吨的血水淹没了,滚烫的岩浆与新鲜的血液混合,将高耸的结晶山浸泡的闪闪发亮。

    针对万骨血阵的研制已经进入了最后的阶段,源源不断地从新大陆押送过来的奴隶们被冥王宗人毫不留情地推进燃烧的地坑中,以活祭品的身份达成生命的最终意义。

    头戴木盔的炎天倾坐在火山口的边缘,双手把玩着一个六边形的欲望魔盒,红褐色的瞳孔燃烧着疯狂的火焰。

    三天前,万骨血阵即将出世的消息被他从各种渠道传了出去,现在已差不多该产生些回音了吧。

    凶横的目光落在手中的魔盒上,炎天倾勾起一抹笑容,仿佛一切都在掌握之中:“快来吧,叶飞也好,方白羽也好,一起来吧,曙光在前却忽然熄灭,你们心中的绝望一定会让我兴奋很久,一定会的。”

    善于计算的炎天倾早就已经不耐烦了,听说了方白羽和叶飞之间相爱相杀的故事,他急切地想要加入进去。来吧,进行最后的决战,为一切做一个了断。

    黑色的麒麟袍穿在炎天倾的身上,让他身体宛若魔怪般张牙舞爪,插在血海之中的魔剑饕餮释放出了无与伦比的黑暗,在血红的海洋里形成一个黑色的漩涡,所有精华都被它吸收,无论是火焰亦或生命,一切的一切都是它成长的养料。

    魔剑饕餮是炎天倾随身携带的武器,此刻却没有带在身上,因为已然获得了一个更加好玩的玩具。

    同样穿着麒麟服的小喽啰从山下面跑过来跪倒在炎天倾的面前,向他禀报最新得到的消息。听了他的汇报炎天倾眼中的火焰燃烧的越发炽热了,唇角的笑容仿佛蕴含着难以道明深意。

    “叶飞是水君月的亲传弟子,哈哈哈哈,如此说来就是打入蜀山的内奸喽!这样一来他过去反常的举动就全部解释的通了,比起方白羽,和叶飞之间的较量决定了教主之位的人选呢。

    你们两个谁会先一步到来呢,会是谁呢。”

    面露疯狂的炎天倾骤然起身,随之而来的是魔剑饕餮的狂啸,两者之间明明距离很远却像是存在某种特别的感应。炎天倾大手一挥,为他报信的人直接被拍飞到火山中,成为了饕餮的食物。

    身边人对于同伴的死全然没有丝毫的反应,表现出的麻木要不然就是受到长期打压从而心理变态,要不然就是有把柄被炎天倾捏住了,总之沉默的令人心痛。

    炎天倾和他的父亲不一样,炎天倾是个彻头彻尾杀人如麻的疯子,他不喜欢合纵连横,不喜欢别别扭扭,每天让身边人痛苦就会让他感到开心。

    炎天倾托起手中的欲望魔盒,看着其中跃动的影子露出讳莫如深的笑容。放眼望去,大量的欲望魔盒排成一排围绕着昆仑山的火山口,只要轻轻一推就会掉入岩浆之中,被烈火与血海吞噬。

    这就是炎天倾的杀手锏,是天意的安排让万骨血阵拥有了高速成形的可能。

    炎天倾挥一挥手,黑衣的仆从们将欲望魔盒一一丢下山去,恐怖的叫声在火焰中起伏,被火舌舔舐消弭于无形。

    “这一次的万骨血阵,比之父亲锻造的还要强大十倍,甚至更多!”炎天倾胜券在握,环顾四周,确定天罗地网已经布下,只等猎物自投罗网,哈哈大笑起来。

    “叶飞也好,方白羽也好,无论是谁,快来啊,小爷已经等不及了。”

    仿佛是对炎天倾狂妄的发言做出了反应,九天之上出现了一条圣光大道,由远及近,由暗变明,让灼热而阴沉的昆仑山活火山的天空,出现了难能可贵的圣洁光芒。

    和炎天倾纠缠了半生的男人方白羽率领着蜀山的一众上仙,千里迢迢地来到了昆仑山除魔。已经多久没有过了,蜀山的上仙进入昆仑山除魔的盛况已经近千年没有出现过了,伴随着方白羽的到来,徘徊在天空中的冤魂厉鬼被倾退,被净化,进入往生再也不能出来害人。

    仿佛有鼓乐奏响,仿佛有神女弹琴,九天之上的上仙们以天罚的姿态降临,地下的魔王却全无畏惧之色,反而开心到高举双手:“终于来了,让我等了好久,方白羽!”

    站在圣光中的方白羽一身素白,与黑衣的炎天倾形成强烈的反差,蒙在眼上的雪白缎子无声的滑落了,面对影响自己一生的仇人,即便是修炼到大成的方白羽也很难保持镇定,“万骨血阵即将成形的消息是你故意放出来的吧。”

    “当然。”炎天倾得意的说,可能是觉得仰着头太累了,他脚踩黑云飞上天空,站在与方白羽对等的位置,“为了引诱你来到昆仑山,我故意放出了万骨血阵即将成形的消息。”

    “为什么。”

    “只有守着昆仑山的地穴,血阵的威力才能发挥到极致。”

    “原来如此,你真是毫不掩饰自己的恶毒。”

    “如果想走的话现在还来的及。”

    “斩妖除魔是我蜀山上仙应尽的本分。”

    “要决生死喽?”

    “当然。”

    “你我至今为止打斗过两次,全部以你的败北告终,今天身边没有叶飞在,你觉得自己能够全身而退吗。”

    “第一次战斗,你修炼已久而我尚未成仙;第二次战斗,我修炼时间日短,而你已然修炼多年。今次,作为蜀山掌门,我倾全派之力来到昆仑山除魔,手握掌门王证寿剑星魂,而你甚至连王剑九龙都没有,拿什么和我打。”

    “我有万骨血阵。”

    “又能怎样呢,不要忘了你父亲炎真死状的凄惨。”

    “也不要忘记了,最后是蜀山掌教向父亲做出了一对一的交换。”

    “如此说来,只有用实力说话了。”

    “这些年被你压得喘不过气来,今天终于要拨云见日了。”

    “希望你的狂妄能够一直维持下去。”

    “方白羽,你输定了!从你进入昆仑山的那一刻开始,你的败局就已经注定。”

    “呵呵。”

    “看看你的脚下吧。”炎真举高了双手,昆仑山地穴周围的所有晶石同时放光,光芒璀璨,彼此呼应,一个巨大的阵图出现在火山口正上方,在诡异莫测能量的支撑下悬浮旋转,“昆仑山的地下埋藏着一只强大到无与伦比的凶兽的尸骨,这些结晶石就是它尸骨所化,其中蕴含着难以想象的力量。

    我以魔剑饕餮为引制成了最凶恶的阵法,能够引动结晶石的力量为己所用,你已经无路可逃了方白羽。”

    “无路可逃?”方白羽冷笑,“许多年不见,你变得迟钝了啊,炎天倾!”

    诡异的绿光自方白羽体内涌现出来,他的脚下出现了不知名的阵图,阵图疯狂旋转,体积和覆盖整个昆仑山火山口的巨大阵图完全没法比较,但是其中蕴含的能量却仿佛拥有着某种无法抵挡的封禁力,正在闪光的结晶山全部暗淡下去,甚至连阵图铭文都变得虚淡缥缈起来。

    “还不使用万骨血阵的力量吗,你的其他招数在我面前完全不够看啊。”李婷希的死并没有让方白羽失去封禁术,反而永恒的获得了封禁术的使用方法,可以随心所欲的动用封禁的力量,即便是炎天倾辛苦锻造的法阵在这股强大力量面前都被压制。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强势的方白羽非但没有令炎天倾退缩,反而激起了他内心的凶狂。炎天倾肆无忌惮地笑起,笑的前仰后合,笑的身体乱颤,“好啊,真的好,不愧是蓬莱岛的女婿,连日家族的封禁术都学会了,还用得出神入化。很好,这样才有意思。”炎天倾是个彻头彻尾的疯子,敌人越是强大,越是给他带来麻烦和痛苦他就越是开心。

    炎天倾右手虚握,唯一一个没有被踢入火山的魔盒乘着风来到他的手中,仔细看,此魔盒正是他最初握着的那一个。

    红褐色的眼睛盯着魔盒中的鬼影,炎天倾又一次笑了,笑的前仰后合,笑的肆无忌惮,笑的身躯狂颤。

    “方白羽,你自诩为天道的使者,看看这个东西可曾认识。”

    随着“咔嚓”一声,魔盒被捏碎了,一股股粘稠的黑烟从盒子里飞出来,快速融入结晶石之中,让覆盖昆仑山火山口的强大阵法重新被点亮。

    一声兽吼仿佛横跨万古,产生的音浪令实力稍弱的上仙当场吐血,即便方白羽都觉得体内一阵翻涌。

    分散在山体各处的结晶石释放出明灭不定的光,仿佛活过来了一般快速向着一个地方聚集,不过眨眼的时间,巨大的结晶山堆砌而成,一只从未见过的结晶怪兽显露出来。

    怪兽以结晶石作为身躯,以黑色的烟气作为武器,从火山之中伸出魔爪,天上的日月唾手可得。

    山峦般巨大的身躯!怪兽站立形成的阴影将周围的魔教中人全部淹没了进去,随意的挥手造成地动山摇,岩浆喷涌。四只粗壮的手臂同时捶打胸膛,阵阵魔音令不少蜀山上仙和魔门弟子吐血。

    黑色的浓烟围绕着怪物游弋,最终演化成一条大蛇的样子,向着远方的方白羽吐信。

    后者龙躯一阵,幽幽地道:“万骨血阵明明尚未发动,这只巨大怪物是哪里来的。”

    “果然!连你的天启之眼也看不明白,其实万骨血阵早就发动了啊。”随着参天的怪物仰天长啸,组成它身体的结晶石一起闪耀,光芒璀璨引发天摇地动,更加恐怖的啸声从昆仑山地穴深处出现回应,魔剑饕餮兴奋的发抖。

    下一个时刻,万丈血海连同岩浆一起升空,拖着怪兽庞大的身躯离开火山口,黑岩滚滚,血海漫漫,下半身淹没在血海之中的巨大的怪物发出震耳欲聋的咆哮。

    仔细看,它长相似牛,全身充斥着带状的花纹,左右肋下各生着两条粗壮的手臂,屁股后面长着六条尾巴,每一条都有紫金河那么长,一只只眼睛生长在上面,其中的每一只都是独立的,能够望向不同的方向。

    怪兽身躯庞大,身高与囚牛至尊相仿,站立之时头顶天,脚踩地,一看就是远古神兽。

    “坏了,夔牛复活了!”随行的青牛上仙露出畏惧的表情,方白羽还是第一次见它如此。

    “夔牛?”方白羽听说过四大神牛的传说,它们分别是青牛、囚牛、呲铁和五彩神牛,却从没听说过还有种叫做夔牛的神兽。

    “四大神牛超脱轮回六道,是凌驾九州一切生命的远古之神。而夔牛则是传说中的牛王,据说是我等的祖先,夔牛死后产生了现今人们熟知的四大神牛。

    原来夔牛真的存在,而且尸体一直藏在昆仑山深处。”

    “你凭什么断定它就是夔牛?”

    “夔牛作为牛王身上有一个显著的特点,就是手臂上和尾巴上生长着能够看穿天地之间一切变化的眼睛,还能释放轮回之光,是超级强大的存在。”

    “如此说来,炎天倾利用结晶石内的能量将传说中的牛王夔牛复活了?”方白羽倒吸一口凉气,定睛望去为夔牛身上的黑烟巨蟒所吸引,“那些黑烟又是怎么回事?”

    “白羽,你有没有发现它们的成分与饕餮相似。”

    “看来炎天倾是将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杂糅在一起了!”

    “我记得他是打碎了欲望魔盒释放出的黑烟,黑烟一出,结晶石发生共鸣,远古牛王就此复活。牛王复活后又引动饕餮和万骨血阵,两者合二为一变成了现在的样子。”

    “青牛上仙你的意思是?”

    “一切的引子都来自于那团黑烟!”

    “它到底是什么?”

    金光璀璨的苍穹上,蜀山的上仙们居高临下地俯瞰着地面上的魔物,说是地面上,其实魔物的牛角几乎与他们所在的位置等高了。

    身在血海与岩浆之中的夔牛,它的上半身健壮生有四肢,下半身淹没在血海和岩浆之中,全身长满杀气腾腾的眼睛,黑色的浓烟凝聚成蟒蛇的样子缠绕在肩膀上。

    夔牛如同一只站立在火焰和尸骨之上的牛王,向上飞扬的牛角有着旗帜般的鲜明,一身夸张的纹理比之猛虎斑纹更加骇人,尾巴上和手臂上的眼睛,能够看穿黑暗中的所有谎言。

    四大神牛中体型最大的囚牛至尊,它的身高也不过与夔牛相似,甚至略有不如。

    如果站在地面上,你根本无法看清夔牛的全貌,因为那庞然巨物的身形实在太巨大太伟岸了。即便如此,方白羽的目光却始终落在黑烟凝聚而成的蟒蛇身上,他始终有种预感,不定形态的黑烟巨蟒比之夔牛更棘手的多。

    魔气翻滚之中,炎天倾和一众魔教门徒乘着血海升空,站在夔牛肩膀上如履平地,他们清一色的穿着黑色的麒麟服,整齐划一的站立给人肃杀阴森的感觉,数量有几千人甚至更多。

    这些人里包含了冥王宗和拜鬼宗的全部,其中不少高手。

    炎天倾一手握着魔剑饕餮,头上的木制头盔让他处在人群中间一眼能被轻而易举的认出,一身邪气,麒麟服迎风飘扬宛若一面张开的旗帜。

    炎真出场一定是帅旗开道,炎天倾作为炎真的儿子尚未一统魔教,所以出场自然寒酸一点。

    但炎天倾坐下的夔牛却很拉风,顶天立地的夔牛让人们联想到了将炎真逼入绝境的囚牛至尊,眼下囚牛那样的庞然大物成为了他们的同伴,魔教门人自然是高兴的。而夔牛身下则是汪洋血海和燃烧的烈焰岩浆,宛若巨兽从炼狱中苏醒了一般,带给世人最深沉的梦魇。

    夔牛咆哮,黑蟒吐信,两大参天巨兽的啸声令山河欲碎。然而方白羽和他身后的蜀山上仙却全都不动如山,这令炎天倾非常诧异,他本以为夔牛出世的时候,必然引起蜀山上仙的恐慌,没想到对方出奇的淡定。

    他哪里会知道,比起夔牛,体长万里的旱魃九龙才是真真正正的肉搏王者,蜀山上仙连九龙都见过多次了,又怎么会对不能飞天的夔牛感到畏惧呢。

    蜀山上仙的淡定令炎天倾觉得非常失望,他是那种别人越痛苦自己越高兴的性格,此时完全体会不到别人的绝望与痛苦,内心又怎么能开心的起来呢。

    很失望,非常失望,本来想说些什么的炎天倾决定先下手为强,给他们点颜色看看。

    魔剑一指,就要动手了。

    当此之时,方白羽的声音却从远方出来:“告诉我,欲望魔盒中隐藏的到底是什么。”

    “欲望魔盒从天而降,你身为天道的使者难道不清楚其中装着什么吗?”方白羽的询问令炎天倾稍稍开心了一些,能够打击对方总是令炎天倾开心的。

    “哼。”

    “你方白羽自诩为天道的使者,却连天道的真实用意都不知晓,所谓的替天行道全部都是狗屁了,是忽悠人的!”

    “欲望魔盒虽是从天而降,却非天道所有,而是天外之物。”

    “哈...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