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章 先祖牌位有神通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残阳挂月,烛耀窗台。

    农家收犁归,酒肆迎客来。

    寒霄城东一间破房子里,屋子正中有个大火炉,炉边架风箱,风箱一拉,风进火炉,炉膛内火苗直蹿,映的屋顶通红。徐游看似瘦弱的身躯被炉火烤的大汗淋漓,此刻正吃力的从火炉里夹出一块烧的通红的铁胚,准备放到一旁砧子上锻打。

    徐家祖上就是铁匠,农具、菜刀、兵器,无一不精,传到徐游这里据说已有十三代,徐游的父亲徐铁成更是颇为有名的匠人,不过此刻这位匠人已卧病榻数日不起,医者说是感染风寒,辅以药石,静养数日便可康复。但偏偏徐铁成染病前一天刚接了一个重要的活儿,替人修复一把剑。

    如今他卧床数日,哪里还抡得动铁锤。

    若只是一般人拖延几日倒也没什么,但这次的客人显然不是一般人。那是一名女子,当日来时,对方身着黑衣,手持长剑,相貌美若天仙却又寒如冰霜,少言寡语,但每一个字都透着一种让人不寒而栗的力量,慑人心神。

    这黑衣女子出手十分阔绰,给了足够多的订金,约定好三日之后的傍晚,将修复好的剑送到城外破庙,之后留下了手中残剑和修剑所用的材料便飘然离去,前后不过几句话的功夫。

    问题就出在这里,徐游听父亲说,那残剑不是寻常兵器,乃是修士所用的法器,而那黑衣女子也不是普通人,而是是一位修士。

    修士都是超凡脱俗之辈,世间关于修士的传闻多如牛毛,大都是长生不老,神通盖世,快意恩仇,杀人不眨眼,便是官家都不敢招惹。所以这一单生意不光要做好,还得准时准点将修复好的兵器送过去。若是兵器没有修复,或者送迟了,修士一怒,徐家父子怕都会有性命之忧。

    本来以徐铁成的祖传手艺,就算是修士的法器他也有独门秘法来修复,但好巧不巧,当晚他就染上风寒一病不起。

    虽在卧病榻,但徐铁成想的还是这一单重要的生意,可惜有心无力。徐游虽年少,但也懂为父分忧,只是他虽然从小就学家传手艺,但比徐铁成还是差了太多,此番他便想以金铁熔炼,修复那法剑剑身,试了数次,却发现根本难以接续。

    到最后,徐游实在没力气了,只能是放下铁锤,走到后院从水缸打了一瓢水,从头浇下,倒是痛快,只是心中越发焦急。

    “都怪我平日里贪玩,学艺不精,否则应该可以将那法剑修复的。”徐游喃喃自语,伸手抹了抹脸上头上的水。

    他也听父亲徐铁成说过,寻常兵器打造不难,但要打造法器,就算是他自己也绝对不可能做到,哪怕只是修复也不是凡人铁匠能做到的,也是徐家手艺传了十几代,祖上有幸得到过一个宗门炼器师的指点,所以才会这门修复法器的手艺,徐铁成学这门手艺,至少花费二十年才见成效,徐游六岁学艺不过七八年,自然做不到。

    去看了看病床上的父亲,早已经是沉沉睡去,医馆的大夫说喝了药就得睡觉修养,病才能好。

    徐游进屋,为父将被子整了整,又将窗户都关上,这才退出来。看了看时辰,该去后堂给列祖列宗磕头上香了,平日都是父子俩一起去,如今父亲卧床,但规矩徐游可不敢废。

    这时他走到后院专门一个供奉徐家列祖列宗牌位的小屋子里,跪在地上。前面的供桌上摆着十几个牌位,摆在最上面的那个是徐家能追溯到最早的祖先牌位,因为特殊,所以其他的牌位都是木质的,只有这位先祖的牌位是金属铸造,摆在木架的最上面,如众星捧月。

    徐游每日都来磕头,今日也如往常一般跪下,先是上香,然后规规矩矩磕了三个头,只是便在这时,从角落里突然窜出一个黑影,瞬间窜出屋外,徐游吓了一跳,身子一歪,不小心撞在供奉排位的桌子上,这下摆在最上面的那个徐家先祖铁牌一下掉落下来,好巧不巧,刚好砸在徐游脑袋上。

    那铁牌分量不起,徐游立刻是被砸的头破血流,倒地晕厥。

    这时候谁也没有注意到,那沾血的铁牌上居然是闪出一道流光,居然是慢慢飘起,如鬼魅神佛的术法,再看,就在铁牌上面凭空显现出一个复杂无比的图阵图案,随后图案变换,一连变化出千百图阵,光影变幻,随后所有图阵融合一体化作一道流光钻入徐游眉心。

    咣当一声,铁牌似是失了灵气,没了光晕,跌落在地上,之后便再无动静。

    最多半个时辰,徐游眼皮一动,从迷迷糊糊当中清醒过来,只感觉仿佛做了一场大梦,不过梦了什么却是想不起来。

    起身之后许久才想起之前发生了什么,当下伸手摸了摸脑袋,摸出一手血来。

 &nbs...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