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303.第三百零三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年底的时候, 秦慧敏和姜天明回国探亲。

    姜天明提前完成本科学业, 并且考取了本校的研究生, 攻读生物工程,大步走在成为学神的路上。

    姜天明读书成器, 秦慧敏在国外的生意也做得风生水起, 中餐馆试水成功之后,她又和秦振中合资在那边开了一家超市。

    娘儿俩彻底在美国站稳了根脚,秦父秦母也就彻底放心了, 偶尔会操心下她一个人这后半辈子怎么过,唠唠叨叨劝她身边要是有合适的,就再找个人过日子, 毕竟才四十几岁而已。老话说得好, 儿孙成群不如半路夫妻, 年轻的时候不觉得, 可老了就知道孤单了。

    然而秦慧敏从来就不是那种会听父母话的人,老两口也只能想起来就唠叨两句, 然后安慰自己姜天明是个孝顺的, 以后带带孙子孙女也挺热闹的。

    周末的时候许清嘉一家也被叫过去吃饭。秦家已经换了住处, 随着秦蕾蕾名气越来越大,时不时会有不知道从哪得到消息的影迷跑到家里来。

    正好那时候嘉阳在京城开发的第一个别墅小区开盘, 不胜其扰的秦家就搬了家。

    秦慧敏给三胞胎准备了礼物, 三个小家伙甜甜道, “谢谢姨婆。”

    秦慧敏微微一怔, 在国外时不觉得年纪大了, 可被这么一叫,忽然就觉得自己老了。可不是,她都四十五,儿子都大学毕业了。侄子外甥们也一个接着一个的成家立业。

    三胞胎叫了一圈长辈,蹦蹦跳跳地要去看小妹妹。秦安平去年结了婚,女方是秦家一位合作商家里的千金,老岳父和秦安平谈生意的时候看中了他,替女儿牵线搭桥一番,一来二去两人就看对了眼,交往一年后于去年冬天结婚,这个月喜得千金,如今吕文倩还在月子里。

    许清嘉和秦慧如跟着三胞胎上二楼去看小宝宝。

    小书瑶正在呼呼大睡,三胞胎失望地叹了一口气。

    寒暄了几句,许清嘉拉着三胞胎离开,不然,她怕小坏蛋们控制不住蠢蠢欲动的手指头去戳小宝宝。

    那可不行,他们表舅舅虎视眈眈地在旁边盯着呢。

    下了楼,三胞胎坐在地毯上开始玩刚刚收到的礼物,大人们坐在沙发上闲话。

    “阳阳今年回来过年吗?”秦慧敏挑了个话题问秦慧如。

    秦慧如回道,“今年他得值班,不能请假。”

    秦慧敏又问,“听妈说阳阳要结婚了?”

    秦慧如眼角眉梢都染上笑意,“是啊,明年三月份在部队举行集体婚礼,五月份在家里和乌鲁木济各办一次。”本来许家阳只想在部队办一次婚礼就行了,结婚多折腾人啊。

    然而许向华和秦慧如觉得不在京城办一次总归不得劲,就是司晨父母那边也觉得不在家里办一场婚礼总是缺了点什么。

    虽然集体婚礼,亲戚朋友都能过去,但是名额有限,而且路途遥远很多人未必能参加,总归是遗憾。遂两家长辈通了个电话,然后通知两个小的,到时候你们出两个人,其他事他们会安排妥当不用他们费心。

    许家阳和司晨还能说什么,没必要在这种事上惹父母不高兴,说到底也是一番慈爱之心。

    秦慧敏就说了几句凑趣的话,看着喜上眉梢的秦慧如,倒是有些羡慕,她家天明且还得等好几年。

    说着说着秦母开始抱怨了,“阳阳比蕾蕾还小两岁都要结婚了,她倒好,连个对象都没有。”随着秦安平结婚生女,秦母对秦蕾蕾的婚事越发上心。

    许清嘉溜一眼韩东青。

    韩东青就知道自己又被邵泽牵连了,那就是个害人精,他讨好地把一个剥掉草莓蒂的大草莓递给许清嘉。

    许清嘉在心里哼了一声,赏光地接了过来。

    秦慧如就道,“蕾蕾就是太忙了。”

    秦母,“咱们家就她最忙,一年到头不见人,想见她一面还得预约。这两天要不是她在京城要出席个什么活动,你们还见不着她。”

    秦慧敏笑,“他们这行是这样的,尤其蕾蕾现在名气这么大,工作也就越多了。”又笑,“我在国外都看到过她的报道,咱们蕾蕾现在可是冲出国门了。”

    去年秦蕾蕾那部转型之作入围一个国际奖项,虽然最后没能拿下奖项,但是在国际上刷了一把脸,还上了《时代周刊》。

    秦母就乐呵呵地笑,“当初以为她就是瞎闹闹,没想还真被她闹出动静来了。”语调一变,“有时候宁肯她别这么出息,拼命十三娘似的,自己的终身大事都被耽误了。”又瞪一眼秦振中,“你这个当爸的,也不催着点。”

    许清嘉觉得这事,邵二公子得负上起码一半的责任。

    秦振中打哈哈,“他们这一行结婚的都晚,不急不急。”

    “怎么不着急,还以为是小姑娘呢,都二十八了,我二十八的时候,”秦母指了指秦慧如和秦振中,“我都生下你们俩了。”

    又来了,秦振中牙疼了下。

    许向华一笑,“他们这一代跟我们这几代不一样了,都讲究个先立业再成家,所以结婚的越来越晚。蕾蕾事业好长得又漂亮,还怕她找不到好对象,只要她想找随时都能找到很好的小伙子。”

    许清嘉附和,“就是,姥姥又不是不知道,多少人喜欢蕾蕾,想娶她的绕着故宫都能排好几圈了。”

    秦母脸色缓下来,“可这年纪大了,生孩子受罪。”男人和女人不一样,男人晚一点影响不大,姑娘家要生孩子,年岁大遭罪。

    “35才是高龄产妇,28真是年纪最好的时候。”许清嘉道。

    秦母吓了一声,“还准备到35啦。”

    许清嘉哭笑不得,“哪有,我,”接下来的话被突如其来的铃声打断。

    坐在座机旁边的秦振中拿起话筒,脸上的笑容逐渐被阴云掩盖,“我们不认识这个人,嗯,辛苦你们了。”

    秦父纳闷,“什么人?”

    秦振中看了看秦慧敏和姜天明,还是说了出来,电话是门卫处打来的,“是姜天强,他在小区南门那闹着要进来找明明,准是来找明明要钱的。”叮嘱秦慧敏和姜天明,“以后你们出去当心点,这几年,姜家那边被他缠的不行,打出血了好几次。”

    在小区里不用担心,这个小区安保很好,搬过来之后他们再没被那些狂热的影迷骚扰过,可出去后就不好说了。

    姜建业拼着风风光光的厂长不做,就是挡不住贪得无厌的姜天强和姜天晴兄妹俩。这两人属蚂蟥的,逮着人就吸血,还是把人往死里吸血。

    姜建业这个亲爹都扛不住了,辞去工作,卖掉房子,带着孙子姜荣离开了京城,去了哪,外人不得而知,就是他自己的兄弟姐妹都不知道。

    姜建业一走,姜母又死了,没了经济来源的姜天强兄妹俩的日子顿时难熬起来,尤其是姜天晴。

    她从戒毒所出来之后又吸上了,为了弄钱买毒品,坑蒙拐骗无所不用其极,包括姜天强在内的姜家亲戚都被她不断骚扰,惹得天怒人怨。

    戒毒所进进出出了好几趟,没多久人就没了,据说是吸毒过量没的。

    姜天强比姜天晴好一点,可也没好到哪里去,没了老祖母和父亲的供养,他也没痛定思痛幡然醒悟出去找工作,而是继续躺在家里整天打游戏喝酒,还得卢丽芳挣钱养他。

    大手大脚惯了的姜天强为了继续过好日子,开始变卖家里值钱的东西,东西卖完了,就把姜家二老留给他的店铺卖了,用完这笔钱之后,去年又把房子卖了,到手的钱还没捂热,卢丽芳偷偷拿着钱带着儿子跑了。

    人财两失的姜天强便成了流浪汉,姜家叔叔姑姑倒了血霉,打骂都没用,偏偏还不能换工作换学校,真是杀人的心都有了,好几次大打出手。

    就是秦家也被他骚扰过两回,虽然搬了家,但是秦家的公司不难找。姜天强管他们要姜建业和姜天明的联系方式。

    前者秦家不知道,后者秦家怎么可能告诉他。来闹了两次,都被保安赶了出去,再来,秦安平找了几个混子狠狠了教训一顿,吃了苦头的姜天强才算是歇了从秦家这捞好处的心思...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