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十三章 盯梢的人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接下来的两个多小时里面,颜雪他们就再也没有担心过如何打开话题的问题,徐伟泽估计是一个人别闷着实在是太久了,一旦话匣子被打开便收不住,啤酒一连喝了两三瓶,哭了两回,最后总算是情绪得到了充分宣泄,与他们分别的时候还带着几分微醺。

    四个人听徐伟泽控诉了半晌,等把他送走就赶紧回了房间去吃饭,因为船还在海上没有靠岸补给的机会,邮轮方面为了保证物资充足,对外开放的只有酒吧、咖啡馆之类的场所,并不对外供应餐食,一日三餐还是在统一分配。

    回去房间没一会儿,送餐的服务员就来了,四个人拿到了晚餐,坐在房间里边吃边聊。

    “你们觉得这个徐伟泽的嫌疑大么?”颜雪问。

    “不大。”夏青直接摇摇头,“原本咱们就是考虑的,人在心情非常悲观绝望的时候,可能会产生一些过激的念头,所以才担心他是否有作案的可能,实际上客观来说,他和林军也没有什么深仇大恨,就林军之前表现出来的那种尖酸刻薄又爱挑事儿的模样,和徐伟泽一样想要揍他的人估计也不在少数,不过那充其量就是一种厌恶,应该不至于上升到杀人。”

    “其实我也是这么觉得的,”颜雪伸手和夏青击了个掌,“更重要的是,你看他跟咱们聊了差不多三个钟头,就前面抱怨了几句被工作单位卸磨杀驴,后面基本上都是在倾诉他对前女友有多么好,他有多想跟前女友一起结婚成家过日子,结果前女友不但在外面偷偷跟别人暗度陈仓了,还在他最逆境的时候选择把他一脚踢开,太绝情了什么的。

    所以,在这艘船上,徐伟泽和林军属于萍水相逢,根本就没有机会去掌握到林军过去背叛婚姻和家庭的这一段黑历史,如果只从表面现象来看的话,他在感情受挫遭人抛弃这件事上,倒是应该和林军有些共鸣的。

    开个不太合适宜的玩笑的话,如果现在死的人是何希月,我倒是觉得可以注意他一些。”

    “是啊,所以他暂时可以被划出咱们的关注范围。”康戈也表示赞同。

    纪渊在一旁笑了笑,提醒康戈:“你不关注他,他说不定会关注你,毕竟这年头演讲家满街都是,好的倾听者倒是稀缺资源了,我觉得徐伟泽应该还挺需要的。”

    “不会,你想多了。”康戈摆摆手,“你们没发现方才徐伟泽走之前,其实已经有一些没话找话硬聊的感觉了么,并且话题也都比较生硬。

    人么,憋闷久了,倾诉的欲望刹不住车,一股脑就把自己心里面的话都给倒了出来,倒干净了,心里舒坦了,就该回过味儿来,觉得自己跟别人说这些有些丢脸没面子了,哪怕咱们是陌生人,也是一样的。

    所以我觉得他反而是从现在开始,不会再找咱们,甚至会可以回避跟我们相遇,最好从此以后大家这辈子都别再有机会见面才好呢。”

    吃过饭没一会儿,小赵就来了,把今天何希月那边,还有双胞胎那边的情况都向他们报告了一番,小伙子做这些事的时候,有一种莫名的使命感,积极性相当高。

    根据小赵说,何希月今天下午打起精神来,又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出去找在船上认识的那几个小白领聊天喝酒了,双胞胎林征和林途就还是老样子,窝在房间里面恹恹的,还无缘无故地发了一通脾气,在房间里摔摔打打砸东西,客房服务员都没有敢靠前的。

    后来客房部请了几个保安过去警告他们两个,发现这两个人的饭都没吃多少,房间里一片狼藉,卫生间里还有呕吐过的痕迹,担心他们是病了,要叫船上的医生去帮忙诊治一下,但是林征林途全都激烈反对,最后客房部经理也懒得再用热脸去贴双胞胎的冷屁股。

    除了双胞胎的一番闹腾之外,小赵还给他们带来了一个消息,那就是船上有一个保安注意到,有一个男人鬼鬼祟祟地在林军生前住的那间家庭房周围转来转去,反反复复好几次了。

    后来有一个客房服务员过去问他要找谁,那个男人问了一句林军去哪里了,客房服务员当然知道林军已经死了,但是又不能说出去,只好推说自己只提供客房服务,没有权利过问旅客的行踪,所以什么也不知道。

    那个男人对这一的答案似乎是有些失望,又有些着急,客房服务员问他找家庭房的旅客是不是有什么事,如果有什么事的话,可以告...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