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千零三十二章无极深渊21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没有去管这些人的震惊,杀死两个人后,纪东第一时间砸断旗杆,把十皇子和石锋救了下来。

    “十皇子,石锋,对不起,又连累你们了。”纪东看着两人身上的伤,面露愧疚,在看向那些天阴教的弟子,就变得怒火冲天了。

    “没事,就算没有你的事,碰到天阴教,我们也注定吃亏,要是你感觉愧疚的话,回头别忘了,把洛仙子的衣物,便宜点卖给我。”十皇子忍住痛,还不忘跟纪东开玩笑。

    石锋什么都没说,只是震惊的打量着纪东:“你,到武尊十重了?”

    “没错,我已经武尊十重了。”纪东淡淡点头。却不知道他的话,对在场的人,造成了何等强大的冲击。

    猜测是一回事,当这种猜测得到本人亲口证实,那又是另一回事。附近的观战的武者,全部对纪东投去震撼与敬畏的眼神。

    短短半年,从半步武尊到武尊十重,光是纪东这修炼速度,就足以秒杀在场无数的人。

    “想不到,这个纪东竟如此妖孽,难怪他能斩杀南宫龙,难怪他能斩杀老夫的弟子,可惜,他不是我天阴教的人,他就必须要死!”

    金骨使者听到纪东亲口承认自己的修为,他震惊过后,心中不可抑止的,已经涌现出浓浓的杀机。

    杀!

    看到纪东竟敢无视他,跟十皇子和石锋说话,金骨使者眼中闪过一抹冷笑,忽然出手,冲向了纪东。

    天空中,就出现一道巨大的白骨手抓,带着一股毁灭气息,闪电般向纪东落下,打出一道不过,这金骨使者还连续出手,一口气拍出了三道白骨手抓,打算趁机连十皇子和石锋,也一起斩杀。

    “这十皇子和石锋,都是太玄圣地的杰出天才,未来必定成为我天阴教大敌,既然被老夫遇到了,那就一块斩杀,免得留下后患!”这金骨使者,算盘可是打的啪啪响。

    哪怕明知道纪东突破到武尊十重,金骨使者也没把纪东放在眼里过,而是一眼就看出,纪东这样快速的突破,肯定根基不稳,根本就不是他这种经过过上百年沉淀,老牌武尊十重的对手。

    部分观战的武尊强者,基本上也是跟金骨使者看法一致,十皇子和石锋不顾伤势,连忙催促纪东道:“纪东,快逃,我们死了不要紧,你替我们报仇!”

    “哈哈哈,逃?一个跳梁小丑而已,十皇子,石锋,你们稍等片刻,看我斩杀这个老魔,给你们报仇出气!”

    刷!

    纪东见到金骨使者出手,身体一闪就挥拳打向天空,这一次,纪东没有出剑,依旧是天阴教的真传绝学,天魔杀。

    轰隆隆!

    漆黑的魔拳,被纪东打向天空,以如今武尊十重的境界,天魔杀的威力,也变得可怕起来,金骨使者的三道白骨手抓瞬间已经被轰的粉碎。

    “天魔杀,竟然是我天阴教的真传武学,你这个孽障,实在该杀,必须要彻底抹杀!”

    金骨使者哪里会想到,纪东半年踏入武尊十重就极度逆天了,竟然还偷学了天阴教概不外传的真传武学,还反过来用来对付他这个金骨使者,这简直是一种讽刺。

    金骨使者的脸上,很快浮现出一股铁青的毒气,然后这股毒气,又变成一道五颜六色的毒掌,冲向纪东。

    “五毒天罗!”

    “天魔百裂!”

    纪东毫不示弱,战魔金身开启,身体笔直的冲向金骨使者,两人瞬间打成一团,战斗之猛烈,让整个岛屿的地面,都发生摇晃。

    最可怕的是,面对老牌的金骨使者,纪东还是没有用剑,只是不断的使用天魔杀,跟金骨使者连续对轰。金骨使者使用毒掌,纪东就使用魔拳,金骨使者爆发武道意志,纪东同样爆发武道意志。

    六成的杀戮拳意,和金骨使者同样六成的毒武意志,不断在天空交锋,发出一阵猛过一阵的剧烈爆炸,把那些天阴教的弟子,差点活活的吓晕过去,他们看到了什么?

    纪东会天魔杀就很惊人了,更可怕的是,纪东还拥有跟金骨使者同样的层数的杀戮拳意。

    “六成的拳意,我的天?纪东到底在小世界经历过什么,这才一个月啊,他就变得如此变态!”石锋无比的震撼。

    “算啦,看开一点,我们是人,不是纪东这种变态,羡慕不来的。”十皇子震惊的都有些麻木了。

    石锋感觉十皇子说的很对,面对快速成长的纪东,他们跟纪东比较,那纯粹就是没事找虐,两人就只能紧紧的盯着场中,还在厮杀的身影。

    轰隆隆!

    海岛的地面震动越来越猛烈,纪东和金骨使者交手不过几十招而已,两人站立的地面,已经被各自的攻击砸的不断下沉,很快就变成了一处巨大低谷地带。

    但就算是这样,这场胜负,两人还是打的难解难分,谁也奈何不了谁,金骨使者本来以为纪东快速突破,根基肯定会很薄弱,无法彻底发挥武尊十重的实力。

    交手之后,金骨使者才知道,他错的有多么离谱,面对老牌的十重高手,纪东没有半点根基不稳的迹象。天魔杀更是施展的出神入化。

    更可怕的还是纪东的战魔金身,魔皇临走的时候,可是把全部的魔皇经,都传授给了纪东。

    获得完整的魔皇经,纪东的战魔金身,也变得更加的厉害,此时根本不怕金骨使者的毒掌攻击,冲上去,就是抱以一顿老拳,砸的金骨使者连喘息的机会都没有。

    但金骨使者不愧是老一辈强者,发现徒手打不过纪东,他动手的时候,还抽空放出很多毒虫,密密麻麻的咬在纪东的身上,试图咬碎纪东的战魔金身,对纪东造成伤害。

    也吓的观战的众多武者,赶紧一退再退,纷纷暗骂天阴教的人卑鄙无耻,单打独斗,竟然还放毒虫咬人。

    随后,这些人又震撼无比的看到,任凭那些毒虫在纪东的身上又嘶又咬,但就是奈何不了纪东的战魔金身,反而是纪东,趁着金骨使者释放毒虫的时候,突然一拳,砸在对方的身上。

    咔嚓!

    整个场中,都能听到金骨使者的惨叫声,还有骨头被打的断裂的声音,也吓的观战的武者,纷纷倒抽一口凉气。

    这时候大家哪里还不清楚,纪东,非但没有因为快速提升,造成根基不稳,更是在跟金骨使者的战斗中,逐渐掌握了一定的优势。

    如果任由这样的情况持续下去,搞不好金骨使者这个老牌强者,可能会被纪东偷学的天魔杀一路打爆,丢人更丢命。

    “啧啧,这纪东不简单啊,照这样下去,估计金骨使者,都不是他的对手啊,这小辈,简直是妖孽啊!”

    战斗还没有结束,已经观战的武尊强者,提起预料到结局,更毫不吝啬,对纪东发出赞叹。

    “混账,那纪东不过是一个渣渣而已,天赋低下,连特殊体质都没有,他算个毛的妖孽,垃圾还差不多!”

    天阴教的真传弟子们大怒,纷纷开始呐喊,给金骨使者助威,浑然不知,他们的这番话,起了反效果。

    “什么,纪东连特殊体质也没有,天赋也不高?”

    “这个我好像听过,据说纪东只有地级一品的天赋,后来得罪了南若风,才被迫离开太玄圣地!”

    人群中,也有一些跟太玄圣地有交情的武者,把听到的纪东信息到处一宣扬,顿时,全场震撼。

    没有超强的天赋,没有特殊的体质,这么说,纪东根本就是一个最普通的武者,跟在场众人没有太大区别。

    就是这样,纪东却能一路突飞猛进,半年之内,提升到武尊十重不说,现在还能把金骨使者都给压制。

    这是何等强悍,何等逆天!

    就算纪东不是妖孽,但在众人的眼中,此时的纪东,绝对比妖孽还要可怕,到底,武道世界最多的,还是普通武者,当大家亲眼看到一个普通武者,硬生生做到了只有妖孽才能做到的事情,很多人的心中,都变得激动起来。

    “哇塞,本少决定了,以后也要变成纪东这样的强者,以后,纪东就是本少的偶像了!偶像加油,打死那个老魔头!”

    “飞飞,飞飞,受不了啦,人家感觉已经爱上他了,爹,我不管,回头你就帮我,向纪东提亲,哪怕做小我都愿意!”

    有个长相的甜美的少女,使劲的拉着武尊十重的父亲哀求道。

    听到那一声飞飞,纪东瞬间满头大汗,简直比承受了金骨使者一击还要痛苦,稍不留神,金骨使者已经抓住了纪东的破绽。

    “哈哈,小子,去死吧,管你是普通武者还是妖孽,老夫都要杀了你!”

    噗!

    金骨使者手掌变成森森白骨,满心以为,他这一爪,肯定能把纪东抓的开膛破肚,不死也重伤。

    轰!

    纪东催动魔皇经,赫然是不闪不避,跟金骨使者来了个以伤换伤,金骨使者的利爪,只是把纪东的战魔金身抓的粉碎,还来不及对纪东的身体造成伤害,一道巨大的漆黑拳头,已经迎面砸在金骨使者的脸上。

    可以清晰的看到,金骨使者的整张脸,变得凹陷下去,鼻梁和满嘴的牙齿都被打的飞溅出来。

    “完了!这纪东的防御太恐怖了,哪怕武尊十重,都很难短时间破坏!”有武尊强者凝视着纪东重新凝聚的金身,如临大敌。

    天阴教弟子的呐喊声全部消失,一个两个瞪大眼睛,伸长脖子,仿佛一群沉默的鸭,半天冒不出来一个声音。

    金骨使者竟然败了,还是被一个小辈,使用偷学的天阴教武学,硬生生的打爆掉。

    这消息要是传出去,整个天阴教都会成为北域的笑柄,最少十皇子和石锋现在就笑的非常开心,商洛那小女孩,更是不知道吃着哪个青年才俊跪献的灵果,吃的开心,顺便给纪东加油。

    被打飞出去的金骨使者,这时又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当感到脸上的剧痛,还有碎裂了一地的牙齿,绕是活了一百多岁了,金骨使者还是气的疯狂吐血,不仅肺要气炸了,连身体都气的爆炸了。

    “饶不了你,老夫绝对饶不了你,哪怕是死,老夫也绝对不能让你继续成长下去了。”

    金骨使者决定拼命了,哪怕是自爆,他都要把纪东杀死,不然等纪东成长起来,绝对会是天阴教最恐怖的敌人。

    “杀我?”

    纪东看着鼻青脸肿冲过来的金骨使者,好...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