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新文试阅12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strong>当存弟看到背后跟来的烟熏三人组的时候,她第一反应是惊讶,第二反应是逃跑,第三反应是搏斗,她使劲地挥拳踢腿,用上了吃奶的力气,然而,她这辈子就没吃过什么饱饭,她经常的是捱打而不是打人,除了“教训”年幼的招娣以外她并没有任何打人的经验,三个夷人武士可以说是不费吹灰之力就追上和打倒了她,在她借来的那条狗被夷人武士一刀砍了脑袋之后,她便失去了所有反抗的勇气。

    接下来他们要对付的就是刚刚让他们吃了大亏的王招娣,穿越者第一次练手做出来的法器威力小得可笑,原因也很简单,他原本选择的就是最低级的咒文,结果错误的真名又导致了大部分力量失控,只有其中的少部分才汇集到了承受咒力的藤条上,倘若这玩意放在穿越者原来的世界,那是连初级班的课堂作业都会不及格的,放在这个世界嘛,也就是有比没有好的水平啦。

    三个夷人武士并不知道完全版的藤条能让他们当中至少有一个再也爬不起来,但是,他们依然对这件事采取了极为慎重的态度。

    打倒了存弟之后,他们中的一个将刀子架到了存弟的脖子上,另外一个最年轻的则摆出一副呲牙咧嘴的笑脸,朝“王招娣”招了招手,哇啦哇啦地喊着一些听不懂的夷话,第三个则装作照料矮马的样子,悄无声息地向旁边树木的阴影里移动过去。

    “嘎拉呜呜,呜呜啪啪……”说话的夷人语速越来越快,同时手舞足蹈起来,突然,他换成了半生不熟的,但是存弟与王招娣都能听懂的语言:“你莫莫(妈妈)在喔们(我们)手里,要她嚎(好)就把东西……”

    然而王招娣动也没动一下,她既没有跑路,也没有哭叫,她甚至都没有眨眼,从夷人出现到存弟被打倒,她一直纹丝不动,就是那么一副呆滞的样子。

    存弟带着新添的伤口倒在地上看着她,起先指望她能跑掉求援,后来指望她能喊叫,现在看到她从头到尾什么都没做,想到她没有打猪草,反而走出了村子的边界,招惹到了夷人,不但饿到了家里的猪,还把自己也连带着祸害了,禁不住愈发怨恨起来,要不是夷人闪亮的刀子架在她脖子上,一说话就可能被割喉咙,她可能会不依不饶地在这个当头痛骂女儿一番。

    但是,那个夷人招降的话还没说完,劲风突生!

    一把闪亮的钢刀以雷霆万钧之势笔直地插入了“王招娣”的后背,将她结结实实地捅了个对穿,这把钢刀在夷人的家乡要卖到五锭银子,或者一个年轻健壮的奴隶,但是,在夷人的地界,这样的好刀只要有,就从来不缺买主。在英勇的,自幼除了练刀就什么也不做的夷人武士手里,这把刀可以一击将一个大活人生生劈成两截!

    “成了!”偷袭的夷人放松了脸上咬紧的肌肉,露出了喜色,这喜色配着他血肉模糊的面孔更显得狰狞,果然,就像族里的老人曾经说过的故事,再厉害的“堪莫”也禁不住近身的钢刀他在这把祖传的好刀上花了十年的功夫,和村镇里那些只拿草人练习的民兵不一样,他可是砍过不止一个活人,有的是在战场上,有的是在类似鸡鸣村的行动之后,为了让其他俘虏顺从而杀鸡儆猴,刀把上传来熟悉的震动,是刀插入了活人的体内的那种特殊的触感,他哈哈大笑,双手用力握住刀柄,使劲地转了一圈。

    如果他面对的是活生生的敌对武士,他会尽量砍掉敌人的头颅,但是敌人是“堪莫”,“堪莫”的脑袋可不一定是要害,所以他采取了比较保守的办法,将钢刀直插入腹,这样,即使“堪莫”的灵魂还在身体里,她的身体短时间内也无法移动了,到时候,他们就会点一堆火,彻底解决掉她。

    另外两个夷人武士看到他得手,也开心地笑了起来。

    不过,这个笑容没有维持很久。

    随着夷人武士极力转动刀柄,“王招娣”扑地一声四分五裂了,一个“堪莫”也许会在死后四分五裂,可是她不该四分五裂成几块烂树皮和一个糟树心。如果光是这样,他们大概还能安慰一下只是遇到了树妖,已经被他们击败了,但是那树心上一个小小的、用鲜血描绘的瞳孔此刻看来真是无比的触目惊心。

    “呱啦呱啦”“呜噜噜”三个夷人紧张地交谈了一小会儿,刚才那个背后捅刀的武士将他那把值五锭银子的祖传好刀摘了下来,放到树心旁边,另外两个夷人则在刀旁放下了自己的耳环,一起双手合十咕哝了两句,似乎是将这些作为赔礼的意思,然后他们一起爬上了带来的那两匹矮马的背,赶着马就走了,行动好像背后有恶鬼在追。

    存弟花了更多的时间才从地上爬起来,天已经完全黑了,她借着月亮惨白的光可以看到自己从邻居家借来的那条狗的脑袋正在不远处死不瞑目地看着她,更远的地方摆着用白铜装饰的钢刀和镶嵌绿石头的大铜耳环,这一切都提醒了她刚才发生的事情不是幻觉。

    她朝周围看了看,却没有捡近在咫尺的钢刀与耳环,而是朝村子的方向走去,大概是准备叫人来处理这些事。

    “我要是你,就不回村子。”一个冷静到了都没有起伏、听上去却稚嫩无比的嗓音从她的头顶传来,“王招娣”坐在她头顶不远处一根不粗不细刚好能承担她体重的树枝上对她说。

    存弟抬起头看到的是明显变成了一个陌生人的女儿,她却没有显露出太大的震惊,而是径直开口道:“你是穿越者吗?我也是。”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