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新文试阅9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strong>王家的希望,王希,觉得姐姐自从落水以后,跟从前大不一样,她不再吵着要跟自己一起去上学不说,眼睛也不大看着自己从前,她常常望着自己,脸上有一种又困惑、又奇怪的神气,村里其他人家,做姐姐的也经常看着弟弟,像关照家里最值钱的东西一样随时关照着他们,但是王希的姐姐不一样,她盯着弟弟的时候,似乎是要从他的身体里找出什么特别的东西一样,不过,她并不肯说。其他时候,她和村里的女孩们似乎没有什么两样,她也干活,也挨打,也只有全家剩下来的那点子东西吃,所以,王希并没有特别地将她放在心上,他更多地想到的是功课,以及和小伙伴们的游戏。

    王家把希望都放在了王希的身上,但是,王希的年龄使得他不太能理解这种希望,他的奶奶和父亲,还有母亲,都时常念叨着他要“出息”,也反复对他说,“出息”就意味着“买下田土,成为老户,在祠堂里请上牌位”,然而他对第一点还有点模模糊糊的认识,觉得“出息”了以后,就可以有块田土随便摘豆子吃,后面两者究竟是什么,他总是闹不明白的,他懂得的是即使再想和小伙伴玩,功课也必须背出,否则就会被先生打手,回家后还会再挨上一顿,这个王家的宠儿在春耕的时候看到父亲拿着鞭子赶牛,总觉得自己和那牛颇有同感。

    他的父母不知道,根据先生的说法,他们这些学童如果能把所念的书融会贯通,即可呼风唤雨、搬山倒海,他们刚进学堂的时候,听到这种说法还很是兴奋了一阵,书上那些生硬拗口的句子也耐了性子去读。后来听年长的学生说,这些都是无稽之谈,先生读了一辈子的书,也没学会哪怕一样法术,别说呼风唤雨,就是做饭的时候没了火还要上邻舍家去借,不禁大大泄气,虽然还抱了“呼风唤雨”的希望,书上的字句却是一日比一日更加搅齿拌舌,前读后忘。尽管如此,想到先生的板子和父亲的牛鞭,王希还是老老实实地每日去坐在学堂的板凳上摇头晃脑,苦捱时日。

    因此,姐姐的变化,竟然落在了王希的眼睛里,现在她不再拿眼睛对着他了,简直好像她从来没有这么个弟弟似的,王希甚至觉得,父亲甚至奶奶,也不在她的眼睛里了,她看他们好像是看一群无关紧要的生人。她似乎照旧背了筐去打猪草,可是打草回来,她不再用期待的目光看任何人。

    早上,王希准备趁未上学时再温一温书,却看到书正被姐姐捧在手里,她没有一早去打猪草。

    “希儿,你也读了一年书了,是不是懂了很多?我要考考你,这个是什么字?”她用一种一本正经的大人语气说道,王希皱起了眉头,她点的是个“大”字,如果是别的什么难认的字,他很可能会觉得有失脸面,一把将书抢回来,但是这字太容易了,于是他很高兴自己有了显示学问的地方:“这是大小的大字。”

    “哎呀,真行!”她好像也认字似的,煞有介事地翻了两页,指了另外一个字问:“这个呢?”

    “这是个地字。”

    “好厉害!懂得真多!”她鼓起掌来,用亮闪闪的眼睛看着他,而父亲也觉得儿子确有了学问,自己的辛苦有了回报,于是没有呵斥一双儿女,由着他们继续下去。

    王希觉得这是一种好玩的游戏,诚然,读书的时候先生也叫他认字,可是那是一个不对就有板子敲下来,读对了也没有任何赞扬的,于是他开开心心地和姐姐玩了十来遍这个游戏,直到存弟来催他上学,他一离开门口,就看到姐姐背着猪草筐一溜烟出了门,跑得飞快,像个男孩子似的。

    穿越者一口气跑出了村子,然后沿着小溪慢慢地向上游走,他既没有给自己寻找食物,也没有沿路割取猪草他曾经在古书里读到过一个围城的记载,当城市被敌人围困得插翅难逃的时候,城里的人还分成了三派在拼命夺权鸡鸣村的状况,与此类似,这里的邪气已经淤积到特殊体质的人可以不经修炼直接“看到”的程度了,村民们还在为了私利造孽,甚至不惜勾结外人把毒手伸向同村的民众,如果他不是预定目标的话,倒是不妨哈哈一笑,而现在目标很可能包括了他本人,这就让人笑不起来了。

    “凡人的愚蠢。”他念叨了一句,一边警惕着周围的动静,一边扫视着周围的环境。

    “王招娣”的记忆里,有许多关于猪吃什么植物,那些植物里又有哪些是青黄不接的时候她也能吃的学问,但是她自然是没有学过任何草药学的,穿越者只能凭借以往的经验,祈祷他讨厌这个词遇到的植物,和他家乡的植物有相似的属性。

    他尽力不去掂量那些粗壮的野树,一棵大树能够成为很好的卫士,足以让他横扫半个鸡鸣村仅限他走过的那半个大户们也许隐藏有相当的实力,但是,一来他需要更隐匿的武器,二来,他现在的能力,真的是相当有限……

    他找到了一根拇指粗细的藤条,端详了一下上面的绒毛,从上面摘了一片心型的叶子揉碎,放到嘴里尝了尝,舌尖上泛出一股苦味,整个口腔弥漫着麻痹的感觉:“马马虎虎吧。”

    身为一个刚刚因为做炸弹失手而不幸穿越的坏蛋,这时候“马马虎虎”好像也太把自己的性命当儿戏,可是留给穿越者的选择却不太多,他不得不冒险一试面前的陌生材料,用火石的尖端在藤条上划满符号后,他咬开中指的指尖,将血一滴滴地滴在刚划好的符号上。

    没办法,在没有时间去寻找法术材料的时候,只能仰赖于最原始的材料施术者的血液了。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