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章 归来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一阵悦耳的和弦铃声,但是在狭小的房间当中,却勾起了无尽的烦躁。

    躺在舒服被窝里面,打着鼾声,留着口水,似乎正沉浸在无限美梦中无法自拔的武内树,被枕边的手机铃声吵到频频蹙眉。就像是一个敲死了美好世界的锤子,将原本让人向往的美好梦境一下子毁的支离破碎。

    响个不停的铃声,在耳边吵闹不停。武内树带着几分恼火睁开惺忪的眼睛,胡乱的在枕边去翻找这一切的罪魁祸首。

    打开手机,也没有去看来电显示的号码,直接让听筒对准耳朵,武内树不耐烦的吵嚷道:“谁啊!是哪个混蛋,一大早打电话。难得的休息.....快给我一个解释!”

    “臭小子,脾气还挺大!”听筒的另一边,传来了嗓门非常大的声音,是一个女人。

    听见这个声音,原本还迷迷糊糊,似乎半梦半醒的武内树,一下子精神了起来,掀开自己的被褥,坐了起来,有些紧张的回道:“额......妈?我刚醒,没看见是您的电话。”

    “都快中午了,你还窝在房间里睡大觉!”武内树母亲的声音,似乎带着情绪,穿透了手机。

    武内树用尴尬的笑声掩饰自己面对母亲电话的不自在:“今天难得的休息,您也知道,平时的课业很忙......”

    电话的另一头直接打断了他的话:“臭小子,就你的学习成绩,还谈课业忙?”

    “嘿嘿......”武内树挠了挠头,对电话里问道:“妈,您一大早打电话给我,是有什么事?总不会,是为了提醒我起床吧。”

    “你都这么大的人了,还让我和你爸爸操心。如果你考不上大学的话,不如你毕业以后,就回到乡下,和我们两个一起看店吧!你一个人在群马,我们也不放心。”

    “才不要!”武内树听到自己母亲的话,有些抵抗情绪,直接回答道:“即便我考不上好的大学,我也会想办法自己打工赚钱!”

    电话的另一头叹了口气,无奈的说道:“对了,差点忘记正事。”

    正事?武内树打了个哈欠,能有什么正事。自己的母亲很少联系自己,即便是打电话过来,也无非是嘘寒问暖之类的,很少掺和自己的生活。

    “你的叔叔,今天应该抵达东京,应该在下午两点左右。如果你没什么事的话去接一下。还有,你叔叔如果暂时没有找到住的地方,先在你那里对付一段时日。”电话里的声音平和了许多,耐心的说道。

    哈?武内树一头雾水的对着电话,怀疑的问道:“叔叔?”

    “没错,是你父亲最小的兄弟,一直在美国定居的叔叔。”

    “为什么要我去接他!”“为什么要和我住一段时间?”

    武内树连续抛出几个问题,有些着急的追问电话里的母亲。

    他平时都是一个人生活,已经习惯了晚睡晚起,没人约束的日子。这突然多了一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叔叔,是怎么一回事?如果只是接他,倒也罢了,关键是.....听母亲的意思,自己的房子还要贡献出来,以后和一个未曾蒙面的男人一起生活。

    “怎么你有什么想法,臭小子?”母亲的声音加大。

    武内树有些抵触的说:“为什么要安排到我这里,去你们乡下,一起居住,不是更好么?”

    “傻小子!”电话里传来恨铁不成钢的语气。

    “你这个叔叔,不是一般人!”

    “不是一般人?”武内树一怔,从朴实的母亲口中说出这样的话,该怎么理解。

    母亲犹豫了下,说道:“听你爸说,你这个叔叔很有钱。”

    “有钱......”武内树似乎听懂了母亲的意思。

    但是一个有钱的叔叔,跑来和自己挤一间不足三十平的房子,不去住酒店......似乎说不通。

    “你快毕业了,如果真的考不上大学的话,我们也不会责怪你,阿树。但是我们老两口很担心你以后的生活,听你爸爸说,这个叔叔虽然比你辈分大,但却很年轻,应该比你大不了几岁,你们都是年轻人,应该能够聊得一块去。听说......他是从美国归来的画家......”

    武内树不厌其烦的听着母亲的讲述,他虽然只有十八,还在上高中,但是社会上的人情世故,已经早就有所了解,自然明白母亲的一番心意。

    总而言之,这个叔叔很年轻,但是却很有作为,是一个画家,最重要的是......很有钱!

    有钱了不起么?

    似乎真的了不起啊!武内树一想到,自己可怜巴巴的生活费,似乎还不如有钱同学一次约会的花销,就不得不承认这样的现实因素。

    虽然一百个不情愿,有些讨厌母亲和父亲的安排,但他还是应允了这件事,下午去机场接这个所谓的叔叔。

    武内树产生了一些好奇心!

    他平时的生活中,接触最多的就是普通老百姓和像自己一般大的学生,而画家这种层面的人,还是第一次接触。

    不知道这个叔叔,会是怎样的一个人?

    哈欠连天的武内树,挂断了母亲的电话,看了一眼时间,平时拖拖拉拉的他,连忙洗漱准备出门。虽然是年轻人,但也是长辈,是他名义上的叔叔。自己要是接机这种事都迟到了,母亲那头肯定会怪罪下来。

    ......

    “所以,我们现在去东京机场,就是为了接你的叔叔?”坐在拥挤的新干线上,一个清瘦的年轻男子对身边的武内树询问道。

    他惊讶的听完了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

    换做是自己碰到了这种事情,也会懵的。

    武内树无奈的点头,对这个时候陪伴自己的好兄弟说:“拓海,鬼知道这个叔叔究竟是哪里冒出来的,之前虽然听我老爸简单提起过,但是对于我来说,一点印象都没有。天啊!我居然要和一个陌生人,以后同一个屋檐下,想想就很难受。”

    被称之为‘拓海’的年轻男子,木讷的笑了笑:“阿树,也许这个叔叔,是...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