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百九十二章 天下逐鹿(六)【番外—高、亥、斯篇】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相府,有人前来通报。

    “丞相大人,陛下派了百人欲赴骊邑。”

    赵高正在批阅文书的手一顿,敛下的眸子暗了暗,淡言道:

    “截下便是。”

    “可需留下活口?”

    “不必。”

    他面色阴郁,所答极简。

    “诺。”

    “等等。”

    通报之人刚要离开,便又被他唤住。

    他仍未抬头,还是维持着书写的姿势,可他双眼的焦点却早已不在那手中的书简上。

    “去抓一只鹿来,本相近日要用。”

    他眸间阴寒。

    既然派了那么多人去骊邑,胡亥,你的命,也该到头了……

    两日后,冀阙大殿上,赵高身着相服,含笑躬身。

    “陛下,臣近日偶得一汗血宝马,欲献于陛下。”

    胡亥最近被叛军之事扰得烦心,终于在此时听到了一个轻松些的奏报。

    他霁颜悦色。

    “丞相有心了,那便将那马带上来瞧瞧吧。”

    随即便有人将“马”牵入,但众人看去却皆是惊疑,那“马”腿长尾短,头生双角,分明就是一只鹿……

    胡亥忍不住笑出声来。

    “呵呵呵,丞相错了,怎得会把鹿说成是马呢?”

    赵高神色未变,坚定依旧。

    “错的是陛下,这就是一匹马啊。”

    “哈哈哈哈,丞相难道是岁数大了,糊涂了不成?”

    胡亥笑得眼泪都快流出来了,暗道赵高已是五十几岁,当真老矣。

    他忍俊不禁,挥着广袖召唤两侧众臣:

    “你们快些告诉丞相,这究竟是鹿还是马。”

    “陛下,这是鹿。”

    第一个人并未多做考虑便答,却听另一人出言否认:

    “非也,这明明是马。”

    “对,臣看着也觉得是马。”

    片刻,又有人附和。

    “没错,是马……”

    先前急着说是“鹿”的人,见大家如此,也霎时开窍,脸色瞬白,吞着口水追悔莫及。

    “是马。”

    “对,是马。”

    ……

    众臣面面相觑,个个忐忑。

    要么沉默不言,要么挥汗认下眼前的是“马”。

    就是再也无人说那是“鹿”了……

    胡亥圆睁着双眸,怔怔看着满朝文武纷纷说着“违心之言”,也终于明白了赵高之意。

    原来他是想要看看,这些朝臣究竟有多少人站在他自己那边,又有多少人站在他胡亥这边。

    然而,竟是几乎所有人都站去了赵高的一方……

    胡亥忽的软下了身子,面带惊恐,双眸呆滞堆坐在了皇位上。

    这赵高……究竟是何时将大秦之权从他的手中夺走的?……

    他此番作为,只是一个测试?还是向他示威?还是……

    想反?……

    宫门处,赵高刚一出来,便有食客家臣忙着上前,迎他上车。

    他略顿,面沉如水,低声吩咐:

    “今日黄昏,秘密将本相那女婿——咸阳令阎乐找来,还有郎中令吕卓和本相的胞弟赵成,也都一并唤来相府,本相有要事相商。”

    —————————————

    外面碧天白云,日头当空,可寝殿之中却门窗紧闭,灯火昏暗。

    二世皇帝已有多日没有走出望夷宫了。

    “母亲别走!……”

    胡亥倏的自床榻坐起,满面惊怵,大汗淋漓,喘息连连。

    一内侍忙拿了帕子上前为他拭汗。

    “陛下,您可还好?”

    胡亥稍稍定了定神,可脸色却还依旧苍白。

    “去寻母亲的人还没有动静吗?”

    内侍敛头,十分恭敬。

    “回陛下,还没有。”

    胡亥身子发虚,痴痴坐着,双目无焦,连说话也好似失了底气,十分无力:

    “自从赵高指鹿为马,朕便恶梦不停。不知为何,总是感觉,好似母亲回不来了一般……”

    “陛下对梁儿姑娘的孝心感天动地,她定会回到陛下身边的。至于恶梦不断,极庙的星官不是已经替陛下解了梦,说是泾水水君作怪,陛下只需在望夷宫中再多斋戒几日便可好转……”

    内侍好言相劝,可话音还未落,殿门竟突然被人“哐”的撞开。

    一个禁卫满身是血冲了进来,跪地急报:

    “启禀陛下!咸阳令阎乐与郎中令吕卓谎称有盗贼闯入宫中行刺,带领一千兵吏闯宫。侍卫郎官皆听令于郎中令,偶有反抗者皆被悉数斩杀,眼下已经……啊!……”

    他一声惨叫,长长的剑头自他身前而出,又快速抽离。

    只是眨眼间的工夫,他便已经血溅当场。

    而他的尸身之后,一个青衣男子手持利刃,嗜血的眼中寒光慑人,勾唇狞笑,唇齿开合,紧接着死去之人的话道:

    “已经杀至了陛下您的面前……”

    “阎乐!……”

    胡亥全身骤凛,瞠目惊呼。

    他身旁的内侍更是面上瞬间没了血色,吓得瑟瑟发抖,将身躬得极低,几步便退到了一边。

    这一切都发生的太快、太过突然,胡亥双眸闪烁,呼吸不畅,紧绷着身形咬牙问:

    “赵高……是赵高令你们如此的?”

    阎乐是赵高的女婿,一同造反的吕卓也是受赵高举荐才当上的郎中令,他二人必是听令于赵高的。

    阎乐未答,却是俯身拾起了地上那死去禁卫的佩剑,步步前移,沉声威逼:

    “胡亥,你骄横放纵、肆意杀戮、不讲事理,全天下的人都已背叛了你,如今要如何做,你自己考虑吧!”

    走至近前,他将广袖一挥,那血淋淋的剑便被丢在了胡亥的眼前。

    胡亥惨白着脸色趴在榻上,杏眼一眨不眨的盯着那把长剑。

    赵高是要他死?

    可他还没见到母亲最后一面,他又岂能甘心赴死?

    他不想死……他想活,想再看看那抹梦中的莹白,哪怕只是一眼……

    “我可以见丞相吗?”

    他微颤着,低声问。

    “不行。”

    阎乐斩钉截铁。

    他又问:

    “能分我一个郡,让我做个诸侯王吗?”

    阎乐冷笑摇头。

    “那做个万户侯呢?”

    他已又退了一步,...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