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918章 灌酒进行时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吾叶倾风(朔流)再次立誓,愿与君(卿)执手一生,纵然此身消殒,纵然天地变换,愿生死与共再无分离。此生此世,只此一人!”

    高台之上,叶倾风和朔流十指交握,手臂高举过头顶。对着苍天大地发下心中的誓言,誓言成则天地为见证,见证他们之间一生一世的爱情。

    一辈子只要这么一个人,说起来总是特别容易的,但是实际上谁能够做到呢?

    前前后后数下来,似乎答案总是那么奇怪,想要做到的那个人,无论面前有着多么困难的条件,都是不可能退缩放手的,这就是他们的执着。

    而另外的一些人,则是与他们刚好相反。只要面前出现困难,就可以理直气壮的开口,说着只肯退步不前的话语。

    本就是完全不同的人啊,不同的不是感情不够,只是碰上的人不一样罢了。

    所谓的真爱,不是所有人的爱,都可以这么称呼的。

    天上本就浅薄的云影在一瞬间散去,露出清朗到了极致的天空,纯白色的光柱从天而下。当头照在两个人的身上,片刻之后又悄然消失。

    只剩下叶倾风和朔流两个人,以及他们眉间的银白色莲花印记。并蒂连枝的含义,与同生共死向来所差无几,天地之间变一次危机好。

    将两个人的感情和人生,全部都锁定到这个记号当中。至于具体的含义是什么,没有几个人会去深究,只是见到的人们都知道。

    眼前这两个人的感情非常真挚,就算是上天也为之感动,赐下祝福他们携手一生的印记。

    不需要交换什么信物,云落桑将属于新娘的捧花,交到叶倾风的手上。随后叶倾风背过身,朝着身后的人潮抛去,送出代表新人的祝福。

    或许接到捧花的那一个人,现在还没有对象,但是俗称是说,新娘抛出的捧花有着神奇的魔力,抢到捧花便是下一个结婚的人。

    只是这一次叶倾风一点私心都没有,甚至朝着更远的地方抛去,免得捧花落入叶倾云的手里。照理说上面的哥哥姐姐都结婚了,叶倾云应该是下一个了。

    “接下来就让他们去乱吧!”朔流目光灼灼的看着叶倾风,根本不打算管事。

    可惜的是叶落辰是不会让他如愿以偿的,所以还没有走下高台,叶落辰就将朔流顺理成章的拉走。“臭小子打算去哪?今天是你们大喜的日子,还不跟着我敬酒去。倾风也来,今天例外。”虽然听说过叶倾风酒喝多的时候,容易做出点什么不太正常的事情。可是叶落辰表示曾经看叶倾风喝酒,还是非常正常一点意外都没有的,根本不像是撒欢的酒疯子。

    所以他也就放心大胆的准备让叶倾风喝,他反正是非常不高兴的哪一个,今天闺女居然嫁出去。并且闺女的年纪还不大,就算是一千多岁也不行。

    朔流苦着一张脸,没想到叶落辰根本不打算放过他,可是这么灌你女婿酒真的好吗?朔流非常想要问这一句,却始终都不敢问出口。

    偷偷地笑着,叶倾风自然也跟着云落桑离开,反正眼前这一幕还是让人看着欢喜的。至于朔流会被怎么折腾这种事,叶倾风一点也不担心。

    这家伙的酒量也是相当不错的,就算是灌醉了也没有关系,叶倾风更想好好休息。

    并且最重要的一点就是,朔流不折腾别人就算是不错了,谁还想折腾朔流不成?就算对想是叶落辰,这也是完全不可能发生的事情。

    “看来今天辰哥是伤心了,男人总是这样的,别人家的女儿娶进来,哪怕只有十五六岁,也不觉得对方年级小。自己的女儿嫁出去,倒是怎么样都觉得年幼了。”云落桑有几分失笑。

    当年云寻苍也是这么干的,结果换到自己女儿身上就开始痛心。叶落辰根本不会去想,哪怕就算是叶倾风闭关之前成婚,年纪也比云落桑生孩子的时候大。

    云落桑并不觉得心里头难受,她心里也是一样的感觉,她多想能够多护着孩子一点。却没想到到头来总是孩子护着她,叶倾风三个儿女都是如此贴心。

    深有同感的点点头,叶倾风表示心里头也不好受。“其实他们的心里头都明白,孩子其实早就已经长大了,只是心里头还是舍不得而已。毕竟孩子结婚之后,到底和从前不一样了。”

    也将会有另外的家庭,同样会有自己的孩子,最重要的还是会有一个男人。说不定哪天这段感情会变质,到头来孩子变得越发一无所有。

    远近亲疏本就不同,对他们本也是一样的,谁又能够去指责谁呢?就是叶倾风尚且不能一碗水端平,更何况是亲生女儿和别人家的女儿之间。

    珍惜的前提永远是拥有,如果是别人拥有的东西,你有什么资格去珍惜呢?

    “别人改不改我不知道,不过你这个操心的性子,根本就改不掉吧。”云断魂揉揉叶倾风的脑袋,这个女孩也成婚了呢,总觉得心里头相当不爽怎么办?

    难得找到一个妹妹,居然这么早就被人拐了去,对方还是朔流这样的人。真的非常不可信的样子,就算这些年来表现的靠谱,也改变不了朔流坑货的本质。

    扶着叶倾风的肩膀,云断魂将叶倾风送下去,一群伴娘伴郎自然跟着前去。能给叶倾风当伴娘的人,肯定都不是什么简单身份,没背景的可混不进来。

    至少也得是皇族直系公主,还必须是有关系的才进的来,否则人数可不止这么点。

    无奈的被推着往前,叶倾风表示今天这种日子,难道这些人就真的不能放过她吗?

    这到底是什么仇什么怨,叶倾风真是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把这些人都给得罪光了。结婚都不放过她什么的,真是让人不由得伤心欲绝。

    最后只能故作轻松的耸耸肩,看着一桌又一桌的宴席。“看来今天就只能够不醉不休了,如果喝糊涂了的话,娘亲可千万要来救我。”

    反正云断魂是没有那个方便的,本来就是个糙的不能再糙的汉子,就算是有时候细致温柔的过分,实际上也是汉子的思维逻辑,跟...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