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910章 安寂·伊西多夫妇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难得的真心相爱的感情,就这么送到了不知道什么地方。

    淡定的坐到叶倾云旁边,叶倾风脸上的笑容依旧温柔。“伯父客气了,倾风只是晚辈而已。说起来也是和临风有缘,一眼看着就觉得喜欢,不成想兜兜转转到底还是成了一家人。”

    温柔的目光看向叶倾云,比起身边的其他人而言,叶倾风更在意叶倾云的感受。月临风虽然也是弟弟般的人物,到底如今叶倾风的心态有点不同。

    谁让月临风既是叶倾风喜欢的弟弟,同时也是叶倾风未来的妹夫。从叶倾风手心之中抢走了这颗珍宝,如何能够不让叶倾风觉得难受呢?偏生还不好跟叶倾风算账。

    若是换成其他人这么干,早就被叶倾风一天揍三回的收拾。

    说到底叶倾风是舍不得妹妹,同时也舍不得这个小弟。

    “都是倾风姐姐相助,否则临风哪有今天。”月临风瞬间脸红了,那种少年时期的羞涩感觉冒出来,就好像是第一次和叶倾风相见的那一天一般。

    安寂·伊西多不由得嘴角抽搐,为什么如今一千年过去了,本以为月临风已经成为一个可以担当的男人,如今看来却还是那般的稚嫩,就好像是他离开的时候一般。

    当年炸死逃离除了形势所迫之外,也是想历练一下这个儿子啊!

    依照目前的情况看来,好像这个历练的效果不是那么如意,没看见如今月临风有什么长进。为什么只是说一句话而已,还能够红了那张脸?

    说出来安寂·伊西多都想哭,为什么别人家的孩子总是独当一面,就当他们家这个不成器。只是安文传来的消息,叶倾风的确很照顾月临风。“这个不成器的小子,多谢圣尊关照。”

    说着重重的拍了月临风的肩膀,安寂·伊西多表示儿子还是很抗揍得,除了身体强壮之外月临风也没有别的好处了。

    叶倾风自然知道这是客气话,根本就当不得真。“打小伯父就将临风教导的很好,临风缺的只是历练罢了,倾风纯属是锦上添花。”

    说着还主动地添茶倒水,倒是将晚辈姿态做的极好,叶倾风在长辈面前历来都是这样。充大头的事情叶倾风不喜欢做,还是谦虚谨慎些为好。

    “我倒是觉得很好奇,落桑生来就是精灵古怪,怎么反倒生下你们这两个截然不同的姐妹俩。”并且月轻歌觉着眼前的两个人,都属于既不像爹也不像妈的那种。

    就算是外在的长相再怎么类似,也是完全不同的三种感觉。叶倾风清雅叶倾云妩媚,而作为母亲的云落桑则是灵秀,一家子美得各有千秋。

    几乎只需要一眼望去,就能够望穿这三个人的不同,尤其是对于略熟悉的人更是如此。

    看着就让人羡慕嫉妒恨,一千年来安寂·伊西多和月轻歌两个人之间,依旧是只有月临风这么一个儿子。对于这门亲事两个人都是举双手赞成的,叶倾云实在是个让人挑不出刺的女孩。

    再加上又是故人之女,其姐对月临风也是恩深义重,甚至说对他们伊西多家族都有大恩。

    月临风有些承受不住,母亲突如其来的犯二让他有点蒙,毕竟好像小时候娘亲不是这样。急忙拉着月轻歌,免得月轻歌再说出什么不靠谱的。“娘亲……”

    唤了一声之后,月临风有些欲语还休的味道,不知道现在应该说什么才好。本身叶落辰就听看不中他的,若是再被月轻歌这般闹一闹,月临风觉得可能媳妇会溜走。

    “叶落辰的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再让他知道你背后说这些,倾云可就要跑了。”安寂·伊西多很是无奈的将媳妇抱在怀里,开始了新一轮的虐狗活动。

    要说真正最满意叶倾云这个儿媳妇的人,实际上还是月轻歌本人,谁让她原本喜欢的就是云落桑那个女子呢?这一点叶落辰和安寂都是不想说的,更不想提起来。

    所以听说儿媳妇是云落桑的女儿,那一天月轻歌几乎都能够蹦跳起来,恨不得立刻插上翅膀飞到这里。只是等他们真正到这里的时候,却拖延到了如今这个时节。

    一瞬间三个年轻人都被虐到了,果然虐狗什么的还是老人们最擅长。所谓的半生风雨携手过,相依相傍一如旧。最难得的不是什么甜蜜小情人,而是这样经历岁月却不改的感情。

    今天甜蜜恩爱得很,明日便成为另外一种模样,甚至是刀剑相向不死不休。这种事情实在是太多了,却不可能发生在安寂和月轻歌身上,对于叶落辰和云落桑也是如此。

    正因为经过太多次的狂风骤雨,能够一直走到最后的人,必然都是有着极为强大深厚的感情基础。这种婚姻都能够拆掉的话,叶倾风只能够表示佩服。

    “云儿可不能嫌弃临风,如果云儿不要临风的话,这小子可就没人要了。”很是嫌弃的看着月临风,月轻歌说的绝对是心里话,她本身就不喜欢月临风这一款。

    所以月临风从小就是被亲妈嫌弃到大的,可怜这孩子如今还是如此的心理健全,可是很难得的一件事情。

    叶倾云当真是有些反应不过来,月轻歌这是个什么状况来着,初看不是个如同深谷幽兰那般美好的人吗?为何一瞬间变成这般模样,实在是让人无法反应。

    安抚着妹妹的小情绪,实际上叶倾云就是太紧张,也不知道应该如何跟长辈相处。

    十分从容淡定的看着月轻歌,叶倾风到不曾拐弯抹角。“伯母就不要替临风试探了,我对临风肯定没有什么意见,只不过父亲舍不得云儿。女孩无论何时出嫁,父母都觉得太早了啊。”

    换做是叶倾风也是一样的,得亏月轻歌生的是个儿子,只是看着别家的姑娘嫁进来。若是自己生个女儿被人拐走了,月轻歌还能是现在这个反应吗?

    “谁家女孩不是宝贝,夫人若是看着小云儿眼红,不如回头咱们生个女儿如何?”其实安寂也不知道为什么,分明他们两个的身体都很好,但就是只有月临风一个儿子。

    毕竟人族和兽族的身体相差太大,不好弄啊!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